伊人综合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庭乱伦» 醉酒后換妻

醉酒后換妻
发布时间:2019-08-23 02:00:50   浏览次数:644

這年夏天,我老婆的哥哥和嫂子從加拿大回來探親,要在我家住一晚



老婆接到電話后很高興。



他們兄妹憶有六年沒見面了,上次見面還是在我們的婚禮上,那時他還沒結婚,爲了妹妹的婚禮專門回國,婚禮后就走了。



一晃六年,他在國外結婚了,曾給我們寄來他們夫妻的照片,新嫂子也是華人,很漂亮。



這回回來要探望國內的親戚,由于親戚多,只能在我家住一晚。



盡管這樣,老婆也很高興,囑咐我一定要熱情些。



我當然連連點頭。



在機場見到他們時,我的眼前一亮:簡直是一對金童玉女嘛!哥哥高大,棱角分明,一副紳士風度;嫂子身材苗條,皮膚白晳,一言一行都透著大家閨秀的風范。



妻子高興極了,笑著叫著和哥嫂擁抱。



我們一路說笑著,氣氛好極了。



晚上,我要請他們到本市最好的飯店吃飯,他們都不同意,說在家里吃才有親情味兒。



于是我和妻子買了好菜好酒,老婆和嫂子一起下廚,做了一桌子美味。



然后我們團團圍坐,共進晚餐。



哥哥說起對家鄉親人的思念時情緒很激動,搞得我們幾個悲一陣喜一陣,由于情緒激動,我們都喝多了。



先是兩個女人,先后趴在桌上不動,被我和哥哥分別扶到兩間臥室里,我們兩個又喝了一個多小時,最后他的舌頭已經吐不清話了,歪歪斜斜地站起來去衛生間,我忙扶著他。



他出來后我又進去,我很沒出息地嘔吐起來,在衛生間折騰了足有二十分鍾。



等我出來時客廳里已經沒有人了,只有餐桌上的一片杯盤狼藉。



我知道哥哥也去睡了,便也搖晃著走進臥室。



當我站到床前時,才發現竟有兩個人睡在那里,我先看到的是妻子的哥哥,一瞬間我以爲自己走錯房間了,可我再看到另一個人竟是老婆時,大吃一驚。



更讓我不敢相信的是,老婆在那里仰睡著,而她的哥哥竟緊緊摟著她,一條腿壓在她的腿上,右手還在她胸前摸來摸去,口里喃喃著:“老婆…多了…我喝多了…老婆啊…多了…”。



我的酒意立刻散去了一大半,使勁搖搖頭,當我確定眼前的情景是真的時,明白了,哥哥一定是酒醉不辨方向,走錯了房間,還以爲摟著的是自己的老婆。



我趕緊推了推他,小聲叫到:“大哥,大哥,醒醒啊,快…”突然,我想到:如果真的把他叫醒了,他面對自己的行爲…唉!那該多尴尬呀!一旦把老婆吵醒,兩人更是無法面對了,今后在他們心理上會不會…正在我猶豫不決時,老婆的哥哥已經把手伸向了她的下面,隔著睡衣揉搓著,口里自語著:“老婆…你不是說…我忙著…忙著工作,不理…你嗎?今天…來吧,我們…親熱一會兒…”然后,竟掀開我老婆的睡衣,隔著內褲撫摸起私處來。



天啊!



怎麽會這樣?我…我…該怎麽辦?他們可是兄妹呀,千萬不能…



我覺得一陣頭暈,連忙蹲下來,擡起頭時,清晰地看見那只手從老婆的內褲上緣慢慢地伸了進去,在里面摳弄起來,而老婆似乎也有了感覺,睡夢中發出輕輕的呻吟,胯部還扭了幾下,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



正在撫弄自己的是親生哥哥,一定是當成了我。



不知爲什麽,我的頭腦又有些不清醒了,心跳得厲害,身體里熱熱的。



更讓我不可思議的是,我的下體竟然…竟然硬了起來。



在我面前是一幅兄妹相淫的場面,而那女人不是別人,她是我的妻子呀,可我竟然…有了反應!我唿吸急促地看著哥哥的手在老婆的內褲里面動作,看樣子是把手指插進去了,而老婆的呻吟也漸漸激烈起來。



我木木地看著,一動不動。



一會兒后,老婆的哥哥又有行動了。



他抽出手來,脫去老婆的內褲,而我老婆竟在睡夢中擡了一下屁股。



然后,他又閉著眼睛,動作遲鈍地解開自己的腰帶,脫下褲子,脫下內褲,我看到一根怒舉的肉棒彈出來。



天啊,事情越來越嚴重了,可我…我該怎麽辦?



心跳得像擂鼓。



快窒息了。



可下身卻偏偏脹得難受。



我好害怕,可又有一種難以名狀的興奮讓我産生了——期待。



這是怎麽了?



天啊,他已經壓在了老婆身上,他正用嘴去吻自己妹妹,而她很自然地張開嘴,納入自己哥哥的舌頭,兩個人吮吸起來了。



他把老婆的雙腿分開了,右手伸向自己下面,握住了肉棒。



我不自覺地把頭湊到跟前,在兩條肉體的縫隙間,在兩簇黑黑的陰毛下,我看見那肉棒對準了老婆的蜜穴,用力一頂,然后,兩叢黑草合在一起,老婆發出一聲暢快的吟叫“啊——”



不…要…啊!我從心底里大喊著。



怎麽可以?你們是兄妹呀!老婆,你讓另一個男人干了,而那個男人,還是你的哥哥!而你,竟被干得那樣…那樣舒服!



兩個人上面接吻,下面插得正歡,床上不時發出水意十足的“咕叽”聲,伴著重重的喘息,痛快淋漓的淫叫,仿佛有一百種刺激一起向我襲來,我覺得自己要瘋了!眼前晃動著老婆哥哥那健壯的屁股,一下下撞擊著自己妹妹的陰戶——那是我的老婆啊,那里本該是我的領地呀,可你們在我面前這樣做!老婆,你知道你正在被自己的哥哥操著嗎?你想到自己的小穴會有一天迎來自己哥哥的肉棒嗎?而你,還那麽興奮,那麽愉快地接受了,難道,難道你願意、你喜歡讓自己的哥哥操嗎?



我受不了了。



一個念頭在一瞬間閃出,我沒有做絲毫的考慮。



我站起來,踉跄地走出我們的臥室,把一對縱情狂歡的兄妹抛在背后。



打開隔壁臥室的門,沖了進去。



床上,是我那高雅、美麗的嫂子,粉色的絲質睡衣裹著一具神話般的肉體,胸口微敞,皮膚白得晃眼,嫩得惹人疼愛。



一頭秀發散開,像黑色的禮花,一張嬌美無限的年青的臉紅紅的,睡意十足地露出甜甜笑意。



就在白天,面對這樣一個漂亮的嫂子,我決不敢有絲毫念想,可現在,我只有一個想法:她的老公干了我的老婆,我一定要干她!一定!



我飛快地解開她的睡衣,我不敢相信,她竟然沒穿內衣!潔白的雙乳、如蔭的叢林…



我輕輕地撫摸她的乳房和陰蒂,並去親吻它們。



慢慢地,她有了反應,下面已經越來越濕了,嘴里也發出了好聽的呻吟聲…我掏出雞巴,對準她的臉,在她紅潤的嘴唇上磨擦,心里念著:嫂子,張開嘴吧,吃我的雞巴。



神差鬼使般地,她真的張開嘴,我趁勢把雞巴插了進去。



我知道她一定把我當成了老婆的哥哥,因爲她含煳地叫了聲:“嗚…老…



公”。



酒壯人膽,我抽插起來,看著自己雞巴在嫂子那張可愛的嘴里運動,我說不出的興奮,很快,我要射了。



我忙抽出來,對準她的小穴,一插而入。



里面很緊、很熱、很濕。



我看著她在我的沖擊下抖動著,吟叫著,我在心里大喊:你的老公操了我的老婆,那可是他的親妹妹呀,我要操死你,操死你!



終于,我射了,全都射在了她的子宮里。



我不知道她今天是不是安全期,不過對我來說那是無所謂的。



我精疲力竭地下了床,來到我的臥室。



老婆的哥哥已經完事了,兩個人並躺著,在沈睡。



我用出吃奶的力氣把他扛到隔壁臥室的床上,還有他的衣物。



雖然我不是很清醒,但我知道明天早上起來哥哥和嫂子會怎樣想。



臨出來,我又親了一下嫂子的嘴和陰毛下面的小穴,不知爲什麽,我笑了一下。



再次回到我的床上,老婆依然在酣睡著,只是頭發散亂,全身赤裸。



我趴在她的下面仔細地看,那小穴里面流出一些白白的液體,那是她哥哥的精液。



看著看著,我的下面又硬起來。



我急不可待地爬上她的身體,混著那些液體,插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