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综合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明星校园» 坐北朝南借東風(青色校園)(01~02)

坐北朝南借東風(青色校園)(01~02)
发布时间:2019-08-27 02:00:41   浏览次数:400

開篇:秋



秋,一個代表著豐收的季節,承載著春夏的交替,讓人們心中充滿了盼望



而這個季節恰恰又是學校中最熱鬧的時候,假期歸來,新人入校,帶著五味

的情感,讓大學的校園又一次換得新生。



我叫莊爾東,很拉風的名字吧,可惜,這拉風的名字背後,卻是老爸老媽隨

意得來的,老媽姓陳,而我又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倆個老尖就這麼輕易的把這充

滿文藝的大名賜予了我。



莊爾東,小國字臉,濃眉大眼,短髮,不瘦,微胖,無肌肉,不高不矮,雖

是有著文藝的大名,卻是一顆屌絲的心。雖是繼承了老媽那明亮碩大的雙眼,可

惜的是,鼻樑上夾著一副黑色鈦金眼睛,微厚的鏡片,完全的遮蓋了這動人的雙

眸。



就這麼一個平凡的人,卻是有著不平凡的機遇,讓他本已經古井無波的生活,

變得多姿多彩起來,那完全無法想像的奇遇,讓他漸漸褪去了男孩的青澀,一點

點的成長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第一章??課堂邂逅



高數,這是讓多少人無比痛恨的名詞,在這個大學的校園裡,這個名詞好像

代表著痛苦的原力,只要被提起,都會讓聽者怨聲載道,其實,並不是這課有多

難,作為可以進入這個大學的人們來說,高數雖然是難,但也不至於怕。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教高數的老師,那是學校的一個傳奇,神一樣的人物,

這個老教授據說很多高官見到他都會唯唯諾諾,大氣都不敢喘,但,這只是個傳

說,很少人可以證實,所以,也就成為了一個笑談,不過,當人們看到學校領導

對於這個老人那種極盡獻媚一樣的態度,便開始慢慢的相信了。



而這個教授上課從來不點名,不拖課,並且從來沒有遲到過,即使生病,有

時候打著吊瓶,他都會把課講完,所以很多人從開始只是屈服於謠言來上課,到

後來就是演變為欽佩了。



可惜的是,即使非常的敬慕這個老人,但絕大多數的同學還是對他敬而遠之,

教授身上散發的氣勢,讓所有接觸過他的人,都會感覺亞歷山大,甚至有的膽小

的,在他面前都喘不過氣。所以,每當一周2次的高數課到來的時候,不論頭天

到底幹什麼了,同學們都會自覺的非常準時的來到教室,這也是學校中非常壯觀

的一景,本來平時顯得很是空曠的大堂,只有在高數到來的時候,才會顯得有點

人聲鼎沸。



雖是人多,但教室的左側總是會被空出很多,人們都習慣的做到中間或者右

側,而這個主要的原因,只是因為教授講課的時候會習慣的看向他的右側方向,

為了避免和這個充滿威嚴的老人對視,絕大多數的人,認可站著,都不想去左側

聽課。



作為一個平凡的學生,其實我也非常想和他們一樣,可惜,我不喜歡人多,

而且,我非常喜歡那種被一次次解答出答案的感覺,那種感覺讓我很是平凡的生

活好像有了活力一樣,所以,我就成為了為數不多的奇葩。



而和我一樣很是奇葩的,還有幾個,但這之中卻是有兩個妖孽一樣的美女,

她們就是顧小北和易曉楠。也許是我太過普通,讓她們感覺不到威脅,所以,每

次這個兩個美女都會做到我的右側,但中間會空出一個或者兩個座位。



顧小北,高級蘿莉型,165左右的身高,有點略顯單薄,長髮雙馬尾,粉

嘟嘟的小臉,明亮的大眼,而胸前的兩個小兔子非常的扎眼,以我閱片無數的經

驗來說,這2個肉球至少有C,細細的腰身,細長細長的雙腿,每次的出現,都

會讓我感覺看到了一個動漫的人物,是誰來著……對初音,真好像就是初音未來

的真人版,而且,她要比初音更加多姿。



? ???身高不是很高的顧小北,應該是因為身體的比例問題,讓她顯得很是高挑,

她的出現每次都會讓很多男性不自覺的流出口水,尤其是被稱為死宅的男人,都

會帶著一種獸欲死死的盯著,而顧小北好像每次都感覺不到一樣,完全的忽略了

周圍,但她那雙靈動的大眼,歪頭看向你的時候,總是帶著好奇,每一次眨動,

都好像在放電一樣,讓人滿身麻酥酥的,心中總是癢癢的。



顧小北的家庭應該很好,據說她身上的一件衣服,都可以讓我吃幾個月的飯,

雖然不認識那些名牌,但心中還是很是失落,畢竟對於這種高高在上的人來說,

我只是一個非常平凡的旁觀者,不要說搭訕,就連說話,我都找不到話題。



讓我感到慶倖的是,就這這麼一個小美女,竟然做在我的旁邊,雖然總是空

出一兩個座位,但她身上不時傳出來的那種少女特有的味道,總是讓我很是癡迷。



而顧小北的旁邊總會伴著另外一個美女,那就是易曉楠。易曉楠,至少有1

75左右的身高,即使不去考慮她那完美的身體比例,在人群中很多時候也會是

顯得是鶴立雞群。短髮,丹鳳眼,雙眼皮,颯爽的面容,好像帶著一種高傲的氣

場,讓人總是感覺她是軍人家庭出身,相對顧小北的穿著來說,易曉楠的衣服總

是那麼普通,但在她的身上總是好像會發光一樣,她喜歡穿純色的連衣裙,尤其

對天藍,白色和紫色更是非常鐘意。同是纖細的腰身,但帶來的卻是那種女人的

柔美,而在連衣裙下,更多的時候只能看到那雪潤修長小腿,即使就是裸露出這

麼一點,就完全可以讓人聯想到她的雙腿非常性感。



? ???如果說顧小北給人們的感覺是想要推倒的話,那易曉楠就是讓他們只能仰望

了,那種無形的有點冷冷的氣勢,即使她臉上總是帶著笑容的,還是讓人有點感

覺無法靠近。連衣裙的上身同樣是鼓鼓的挺立著兩個肉球,不過和身邊的卡通美

女比起來,有點微不足道了,相對老練的人,都可以直接分辨,這兩個肉球最多

是B,而且連衣裙的襯托下,更是無法真實的表現出大小。



易曉楠,家庭應該是個迷,有人說她是軍隊大院長大,但也有人說她是農村

來的,具體,知之者甚少。如果你可以無意的觸碰到她那不是很大的雙眸時,就

會感覺裡面非常的深邃,就好像碧藍的大海一樣,非常漂亮,但無法看到內心的

一切。



作為大二的老生,每次我都會很早的來到教室,雖然自己知道自己的座位不

會被人佔領,但是我還是喜歡教室中那種空曠的感覺。習慣性的做到了第七排最

邊的位置,然後放好書,帶著某種期待,看著窗外。



這個位置是正好是在窗邊,所以,每次感覺疲乏的時候,我都會扭頭看下外

面的景色,微微搖晃的梧桐樹葉,帶著點點陽光,而遠處校內的湖水,湛清碧綠,

隨著一陣陣的小風吹過,總是讓我感覺到神清氣爽,而比這讓我更加享受的就是

那無意中傳來的少女的香氣,每當這時,我就會知道,要上課了,而那兩個妖孽

一樣的美女已經坐到了我的旁邊,雖然還是空著一個座位。



『你臉怎麼這麼方呢,喂,問你呢』趁著教授中間喝水休息的時候,顧小北

好像終於知道了她的旁邊還有個人存在,就這麼斜著腦袋,眨著大眼,好奇的問

著我。



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對話,說實話,我真方了,但她這問題弄的我很難回答,

這小美女的問話,讓我直接有點發傻,扭頭直愣愣的看著那閃動的雙眼,竟然看

癡了。我感覺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一樣,心中說不出來的激動,臉已經開始發燙

了。



隨著教授的一聲輕咳,剛剛有點混亂的教室再一次安靜了下來,顧小北很是

無聊的又看了我幾眼,然後,瞥了瞥小嘴,有點不甘心的又去聽講了。



至於這後面到底講了什麼,我完全就沒有聽進去,雖然是看著前面的投影,

但腦海中全是剛剛顧小北那可愛的形象,我沒有想到這個被萬人追捧的美女,竟

然和我說話了,那感覺,又激動,又失落,激動的是,我終於被注意了,失落的

是,我根本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呀,我為啥這麼方,你讓我問誰去呀。



就這麼一直到下課,我都沒有完全的回過神來,當我感覺到周圍的冷清後,

教室中只有老教授還在了,他笑著看了我下,然後,又一次坐到了和我一列的位

置,不過,他的座位是在第三排,我不明白他為什麼每次下課都要坐在那裡,開

始還認為是為了方便我們去問問題,但是經過了這麼久,我發現,這是他的一個

習慣而已。



剛剛漲紅的臉,現在慢慢的恢復到了正常,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合上了書

本,今天是要慘了,因為下半節課我完全沒有聽到,而這本來筆記的習慣,就被

這個小魔女給打破了,為啥叫小魔女呢,我也不知道,顧小北給我的感覺就好像

一個天使外殼下的小魔頭,外表雖是非常的可愛,但我總感覺這個女孩不那麼簡

單。



『老師好,我叫莊爾東,不好意思,剛剛上課走神了,有點問題我能請教下

您嗎?』膽膽驚驚的走到了老教授的面前,我又一次成為了奇葩,雖然大家感覺

這老人很是可怕,但那種求知欲還是讓我鼓足勇氣提出了問題。



老教授先是一驚,但也只是眼中一閃而過,不過,那臉上帶出來的笑容確實

非常的真實,我可以看出他非常的高興,本來還是非常緊張的我,看到這樣和父

親一樣的關愛的笑容,終於也可以正常的交流了。



因為很多的東西我完全沒有聽,所以問題是一個接著一個,但是眼前的老人

好像越來越高興,並沒有因為我問出那些很是愚蠢的問題而感覺生氣。時間至少

過了一個小時,已經到了中午,我從開始的站立,到之後的蹲下,最後,雙手扶

到桌子上,認真的聽著教授的講解,那本來已經是非常清晰的話語,在這麼進的

距離我感覺到了空氣中的震動,一字一句的好像和銅鐘發出的聲音一樣,次次敲

打到我的腦海裡,而且深深的印了進去。



『咕咕咕』我的肚子裡發出了一陣陣的聲響,這才讓我感覺到了饑餓,因為

早上起的太早,所以,我沒有吃早點的習慣,最多也就是啃一口餅乾,喝一口涼

水,所以,在這麼高強度的認真聽講下,讓我身體出現了疲乏,但因為完全沈浸

在求知中,所以,完全沒有感覺到,只有這身體的自然反應,才讓我恢復了正常。



『老師,謝謝您,我耽誤了您這麼久,真對不起,下次我一定不走神了,您

吃飯去吧』『爸~,講完了吧,高興了吧,今天真稀奇哦,這麼多年了,終於又

有人提問了,您今天可以多吃點了!』



? ???一陣清脆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裡,剛剛反應過來的我,嚇了一跳,原來,剛

剛教室裡不只是我和老教授,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來了一個高挑清純的女孩,我

只是稍稍的掃了一眼,就被那帶著笑意的雙眼電了一下,趕快又把頭扭了過來。



沈雨煙,沈教授的獨生女,也在我們大學,今年大三,後來我才知道,每天

下課後,沈教授都要在教室中坐很久,也和我一樣,對著外面的景色發呆,而且

不論春夏秋冬,都是如此,至於原因,現在的我無從知曉。所以,每次下課後,

快要吃飯的時候,沈雨煙就會過來,把她的老爸接走,因為都在學校的住宅區,

所以,每天父女都是回去吃飯的。



這個平時充滿威嚴的老教授,在自己的閨女面前好像犯了錯一樣,很是尷尬

的笑了笑,也用手撓了撓頭,這樣的反差,讓我完全有點吃不消了,這還是那個

神人一樣的教授嗎,這完全就是一個居家的小老頭而已呀,原來,平時的沈教授

也是這麼平易近人,不過那種無形的氣勢,還是沒有被完全的掩蓋,只是少了很

多。



『好好好,聽丫頭的,我吃飯去,吃飯去,小莊呀,今天就先這樣,如果有

問題呢,可以到家裡找我,一會把小煙的電話讓她給你,有問題你可以先聯繫她,

她不懂的可以再找我,你也去吃飯吧!』



? ???我愣在原地至少十分鐘,最終還是在震撼中蘇醒了過來,剛剛沈教授被沈雨

煙連攙再拽的身影,讓我感覺很難相信是真的。



而且,我手中也多了一張紙條,這紙條是在我做筆記的本上撕下來的,雖然

平時我把這個本當成了寶,但這次,我完全沒有在意,就被人撕下來了一塊,這

紙條上只有一串數位,但那字體非常的清秀,真是字如其人。



就這麼小心翼翼的把那字條夾到了筆記本中,然後也不知道為啥,還用力的

壓了幾下。完全恢復了正常後,我感覺到了全身無力,五臟六腑都好像被掏空了

一樣,這才想起來看下時間,掏出手機一看,我擦,十二點四十五,我暈了,這

個時間學校的食堂應該也沒有啥可吃的了,雖然有私人承包的,但那裡還是太貴

了,好吃是好吃,但是這錢也是真多,所以,平時我很少去那些私人的,大部分

時間都選擇和眾人一起擠學校的食堂。



感覺到饑餓的我,就好像脫韁的野狗一樣,氣喘籲籲的跑到了宿舍,也沒有

顧上和其他人打招呼,然後又飛奔到食堂。食堂中很少再有人影晃動了,有點空

曠的大廳裡,就那麼稀稀拉拉的坐了一點人,而現實的骨幹又深深的刺激到了我,

殘羹剩飯,所有的視窗都所剩無幾了,用飯卡隨意的刷了點飯菜,坐下垂頭搭腦

的吃了起來。



水足飯飽的我,又一次躺倒了上鋪,終於可以安靜了下來,但是早上的一幕

幕讓我感覺到好像在夢中一樣,美到不可方物的顧小北竟然和我說話了,滿身威

嚴的沈教授竟然也有普通老頭的表情,清純神秘的沈雨煙竟然沖我笑了,這一切

的一切都讓我大腦有點短路,就這麼糾結著,慢慢的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