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综合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明星校园» 茗茗

茗茗
发布时间:2019-09-03 01:30:39   浏览次数:40

“今天下午?不行,茗茗病了,我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改天可以嗎?”



從他離開房間的那一刻,我便睜開了眼睛,茫然地望著半掩的房門。他低沈

的聲音,時斷時續地傳入耳中。我知道他又是在哄著那個女孩子了。



“爲什麼一定要今天?我說了我走不開,再說這又是什麼大事,今天看不了

明天還可以再去,電影院每天都在開……”



原來約好了要去看電影麼?我收回自己的視線,閉上眼睛,更用心地去偷聽

他的講話。真是很奇怪呢,他刻意地壓低聲音,小得只想叫電話另一端的人聽到,

可是我卻仍然能聽得清。這不是說我的耳力有多好,只有他的聲音,我才能聽得

到。



普通的嗓音,稱不上多麼悅耳動人,但我就是喜歡。只要他開口,即便在人

聲嘈雜的街市上,即使他離我好遠,我都能聽得到。有時候他不出聲,僅是張開

嘴巴,我也能明白他要說什麼。



“你又這樣,動不動就生氣。你要是生病了,我也會陪著你啊!”



呵呵,我雖聽不到聽筒中海倫的聲音,卻也能想像得出來,她正蹙著眉頭對

他撒嬌,央求他過去陪她。那個漂亮的女生,也很喜歡他的聲音吧?不然的話,

又怎麼會一有時間就打過來。他進門前後要一通,晚飯後打一通,睡覺前還要打

一通。我不知道他們夜裏會不會打,因爲我不可能進入他的房間裏。



她必定是喜歡他的聲音的,不只是聲音,更喜歡他這個人。一個名牌大學的

高材生,長相俊帥,家境又殷實,這樣的男人,誰會不喜歡?



我也喜歡啊!



“你這麼說就太過分了!我照顧自己生病的妹妹有什麼不對,她現在只有我

一個親人了,我當然要疼她。連茗茗的醋你也要吃嗎?”



可惜我不能愛他,因爲我們有一半相同的血緣。



不想再聽他的情話,我翻身坐起來,眼角的余光掃到書桌上擺放的相框。畫

面中我與哥哥在海邊相擁而笑,自然而快樂。那應該是我最自在無憂的年紀了吧?



十二三歲,還不知情愁的滋味,全然地相信一個人,以爲可以和他在一起天

長地久。



我對著以前的自己笑起來,無知愚蠢的小丫頭,你真以爲自己可以得到幸福

嗎?



不要再做夢了,現在的我,已經連最愛的哥哥也失去了。



聽到哥哥將電話掛掉,又走回我的房間。他輕推開門,看到我已經醒了,抿

直的嘴角彎了起來,他語氣輕松地問道:“你覺得好一點了麼?”



“好了,我已經沒事了。”



“那太好了,我真擔心你的病會發作起來。”他走過來,坐到我的床邊,黑

亮的眼睛望著我,“你中午想吃什麼?我去做。”



“不用麻煩了,煮個方便面就好了。”



我剛說完,哥哥臉色一變,接著就教育我,說我吃得太簡陋,說我不愛惜自

己的身體。我聽他的嘮叨,只是傻笑。我愛惜自己又怎樣,一樣會生病,一樣沒

有用,一樣活不長。



“好,我聽你的,你說什麼好,我就吃什麼,這樣可以了吧?”我真覺得餓

了,想吃哥哥做的飯菜。



哥哥做什麼事情都很出色,做飯也不例外。我換好衣服下樓時,他已經把切

好的蔬菜放進鍋裏炒了,香味在樓梯上都能聞得到。



我蹦跳著跑進廚房,大叫著:“好香好香,哥哥做飯這麼好吃,我未來的嫂

子肯定幸福死了!”



他不回應我,把菜盛進碟子裏,一盤盤地端到餐桌上,才叫我去洗手吃飯。



我覺得沒趣,哦了一聲,洗過手就坐下。



四菜一湯,對我們倆個來說有些浪費,可是哥哥不嫌麻煩,每次都做很多樣。



他吃剩的東西從來不留著下頓再吃,通通要倒掉,每每看得我很心疼。這只

能說是有錢人的小毛病,不懂得珍惜糧食。



我貪戀哥哥的好手藝,以前他偶爾爲我做飯,吃不下的東西便留下放進冰箱

裏,等到下一頓時再取出,加熱就可以吃。後來哥哥發現,就盯著我吃完,然後

親自處理掉,不許我吃剩飯。對此我很無奈,誰叫哥哥是學醫的呢,他的潔癖不

是一般的大。然而更多的時候是哥哥對我無奈,因爲我太懶,也不愛幹淨,經常

是邋遢地活著,每每挨哥哥的教訓。



不過我喜歡這種狀態,這樣哥哥就會一直爲我操心,也會一直記掛著我。



飯吃到一半,哥哥的手機又響了,我直覺那就是海倫打來的。哥哥接起手機,

沒說幾句就應證了我的猜測。海倫是來道歉的,她太在乎哥哥了,剛才他的語氣

太硬,把她委曲得直哭。



唉,如果我也像海倫那樣傾國傾城,、我見猶憐,是不是也可以對哥哥撒嬌,

得到他更多的憐愛呢?



“好,好,等下再見吧……”哥哥放下手機,臉上掛著歉意對我說:“茗茗,

我……”



“你要走了麼?”我咽下口中的飯,擡頭說:“我現在沒事了,你不用擔心

我,替我向海倫姐問好!”



雖然臉上的肌肉酸得很難受,我還是盡量笑得自然一點。如果我再爲難哥哥,

要他留下陪我,那他就太可憐了。把哥哥送走之後,整個家裏又剩下我一個。我

頓時又覺得自己很可憐了。



我愛上不能愛的男人,這種結果是咎由自取,誰也怨不得。



因爲太過無聊,我便打電話給燕徠。她是我的同學,也是最好的朋友。心情

不好時,我也只能找她來折苦。



電話響了七八聲都沒有人接,我以爲自己打錯了,掛掉重撥了一次。這次又

響了很久,在我耐心告罄,差點掛掉時,終於有人接了。



“喂……”我聽出燕徠的聲音怪怪的,沒卻有多想,立刻說道:“燕子,是

我,你現在有時間嗎?”



但是燕子沒有如往常一樣,很痛快地回答我。我聽到一串壓抑的喘息,還以

爲她是生病了。“燕子,你出事了嗎?”我輕聲地問著,不自覺地摒住呼吸。原

因我也不明白,但就是緊張起來。



“拜托……我現在很忙,一會打給你……”燕子每個字都像是咬牙吐出來的,

很詭異的味道。



“哦,好……再見。”有些失望,我還在品味燕子寥寥幾句中透露的訊息,

那種聲音不像是燕子會發出來的,她似乎是在隱忍著什麼。



我擒著聽筒放在耳邊,以爲燕子會先掛掉的。可是那邊卻突然傳來燕子的叫

聲。



“啊!你輕一點……”



接著,是對方聽筒觸碰到桌面的一聲,然後就是燕子一連串的呻吟。



現在我什麼都明白了!心中懷著極大的好奇,還有幾絲偷窺的興奮,聽了一

場現場版的春宮秀。真是聲色俱佳!色是我自己想像的,因爲我知道那兩個人都

有一副好相貌。至於聲……我更是佩服到五體投地。



我從來不知道大嗓門的燕子可以叫得如此嬌柔哀婉、麻酥入骨。H這種事情,

只要聽到聲音,就可以叫人興奮,如果再配上俊男美女的畫面……難怪A片總是

賣得很火。只是看別人做,便很過癮了。



半個小時之後,我才掛上電話。其實燕子那邊還有繼續,只是我再也聽不下

去了。心裏覺得自己很變態,若是正經人家的女孩,應該立刻就掛掉電話,絕不

沾染這種淫穢的事物。但我卻很羨慕燕子,因爲她可以和最愛的人分享一切。



我想,我應該祝福他們吧。



電話在我掛掉之後沒多久又響起,我以爲是燕子結束了恩愛,想起我這個孤

單可憐的朋友。快速地抓起電話,我罵道:“死丫頭!你到底幹了什麼好事?”



可是這次打來的人卻不是燕子。



“尹茗,我是孟飛。”



“啊?”我愣住,頭腦一時轉不過來。顯然我還沈浸在燕子的淫樂中,急於

要戲弄她一翻。孟飛的聲音讓我突然很心虛,好像做了壞事被人發現似的。



“我聽說你病了,很擔心。現在好點沒有?”



“就是有點發燒,已經好了,謝謝你。”



“那太好了,你真怕你出事呢,剛才電話一直打不通,我都急死了。”



“哦,我剛剛和燕子聊天呢,呵呵……呵呵……”



不用照鏡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臉一定很紅,摸摸發燒的面頰,我尷尬地對著電

話傻笑。但我說的也不全是謊話,燕子一直在叫,我拿著話筒聽,這也算是一種

“聊天”吧。



孟飛是我的同學,和燕子也很熟。他有一陣和燕子交往,可是那丫頭的心跟

本不在孟飛身上。孟飛肯定也察覺到了,主動提出分手,轉而又開始追我。他明

知道我不喜歡他,卻一直不放棄。在我看來,他是故意的,覺得這種你追我跑的

遊戲很有趣,玩了三年也不嫌膩。



他用孩子氣的語調說道:“阿彬找我晚上一起去吃飯。他們都要帶女朋友的,

就我一個人好可憐,你陪我去吧?”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你裝我女朋友不行嗎?他們都知道我追你很久了……你要是不和我一起去,

我會被他們笑話死了的!你發發慈悲幫幫我吧!”



“不去,我的燒剛退,要是出門吹風又病了怎麼辦,我可不想再住院了。”



“你講話這麼有精神,怎麼會生病!”



“我現在就是病人,我要養病了,掛了,拜拜……”我匆匆地掛掉電話。



孟飛丟臉是他的事,我才不在乎。以前燕子還勸過我,說我和孟飛湊成一對

也不錯。但是我不願意,我心裏只有哥哥,如果不能得到他的愛,我甯可一個人,

也不要找個人將就。



即使孟飛很帥,我也不要!



電話剛掛掉卻又響起。我接了,提高音量說道:“我說了我不去,你不要再

煩我了!”



“茗茗,出什麼事了嗎?”



慘了,這次是哥哥。他低聲地問我爲何那樣說。我只得乖乖地回答:“剛才

同學找我出去玩,我不想去。”



“那很好,你的病剛好,在家裏好好休息。”



我嗯一聲,問哥哥:“你有事嗎?”那邊卻傳來海倫嬌嗲的嗓音,“仁,你

出來很久了,大家都在等著你呢。”



又是海倫!她可真是一刻也離不開哥哥!



他們今天出去玩,遇到一群朋友,就約好一起出聚會。哥哥只是想告訴我他

會應酬到很晚,今天不會再來看我了。因爲我先後與燕子和孟飛通話,哥哥一直

打不通,於是耽誤了點時間。哥問我,我也解釋了,只是這一會的工夫,海倫也

等不了。



她不能容忍我和哥哥親近,這我知道。我對哥哥的感情超過兄妹,海倫也知

道。所以她對我有很大的敵意,這一點哥哥看得出來。我們三個人的關系很複雜,

卻也簡單。



我和哥哥不可能,海倫如此處心積慮地防我根本沒有必要。



哥哥被海倫拉著回去,只能匆匆囑咐我幾句就斷了。那一刻我好傷心,所有

的道理我都明白,可就是委曲得厲害。我拒絕朋友的邀約,哥哥和女友去玩樂;

我在家裏苦等,他們兩個卻要廝摩一整夜……我這麼傻傻地爲了一個可愛我的人

守身如玉,圖的是什麼?



這世上還有比我更蠢的人嗎?



呆坐到太陽西斜,我覺得有些餓,又想起哥哥說過要我好好吃飯,眼淚立刻

掉了下來。我聽話是爲了誰,哀傷又是爲了誰?從我十五歲發現自己愛上哥哥之

後,便再也沒有爲自己而活著了。心中爲了哥哥牽掛著,日裏夜裏都想著他。明

明愛得要死,卻又苦苦壓抑。我才剛剛十八歲,爲什麼把自己搞得像八十歲!



抱著破罐破摔的心態,我賭氣撥電話給孟飛,“我餓了,你帶我去吃飯好嗎?



那樣我什麼都聽你的。“



“尹茗,你沒事吧?”



我的轉變太大,孟飛都不敢相信,以爲我是在戲弄他。



我罵他:“你真是的!我不甩你時,天天追著我。現在我自己送上門了,你

又不敢要了。你要是不喜歡我,我就去找別人好了,追我的人多得是!”



“別、別、別,你別再找了,我要你好了。我喜歡你!”孟飛說了一連串喜

歡我,逗得我們兩個都樂了。



我說,我要吃好吃的。他說,只要我打扮得漂亮點,把他哥們兒的女朋友都

比下去,他什麼都買給我。這根本不是打情罵俏,更像是一筆交易。我依照孟飛

的要求,沐浴、更衣、添妝、梳頭,一個流程下來,只用了半個小時。出門乘車

到約定的地點,不到一個小時我就出現在孟飛的面前,把他嚇了一跳。



“這麼快!我還以爲至少要等上兩個鍾頭呢。”他含笑說道,上下打量著我。



“我餓了,等你帶我去吃好東西。”我回了他一個媚笑,轉了圈問他:“漂

亮嗎?”



“漂亮!你一直都很漂亮。”



雖然他不是我愛的人,不過被一個帥哥稱贊我還是很高興。孟飛起身結財,

帶我走出咖啡館。我以爲是要去聚會的地方,便拉著他的胳膊撒嬌地問:“你要

帶我去哪裏,高級餐廳嗎?”我知道他家裏很有錢,零花錢多得每月都花不完。



所以孟飛不會去差的地方湊和。



他低頭看我,表情怪異地說:“尹茗,你今天這麼小鳥依人,我怎麼全身都

發毛呢?”



“賤骨頭,我對你使臉色,你才會覺得舒服嗎?”我瞪他,皺起鼻子做了個

鬼臉。



孟飛笑言:“那倒不是,只是覺得今天你很怪,都不像是平時的尹茗了。”



聽到這個我也笑了,表情上是開心的,內心卻想哭。我該是什麼樣子呢?我

都不知道。



小時候跟著媽媽生活時,到處看人家臉色,受人朝笑。後來寄人籬下,我又

努力地扮好乖女兒、好妹妹。我演了一輩子的戲,真正的自己是什麼樣,早就忘

了。



“我對你好一點不好嗎?”我彎嘴說,“這樣才能騙住你的朋友啊。”我更

餓了,恨不得立刻就去吃飯。



“對哦,以前被那幫人笑話,今天一定要氣死他們!”孟飛說話時眼珠子都

開始放光。他又看了我一眼,覺得我的衣服不夠好,叫我去買身新的換上。



“爲什麼?”我不解,“我這身很好看啊!”我把最漂亮的一條裙子穿上了,

因爲太喜歡了,買了兩年總共穿了不到十次。



“不爲什麼,他們看的是牌子,那有個商標在,才算是好衣服。”



“無聊!名牌衣服不過是貼了個牌子。”



孟飛拉著我的手,笑著說:“是很無聊,所以我才喜歡你這種自然型的。走

吧,我買給你,白送你禮物還不高興嗎?”



“你最好直接把買衣服的錢給我,我去買A貨,保證看不出來。”



“小財迷!”



孟飛最後還是給我買了一身高級時裝,還有一雙鞋子。我得承認高檔的服裝

設計確實不錯,手工也好,但絕對不值那個價錢。我媽媽以前就在一家制衣廠做

過工,每天經她手車過的衣服成百上千,但是只能得到幾十元的工錢。我知道身

上的這條裙子成本不會超過50元,但它的標價是1880。孟飛買下之後,我

想替我媽媽哭一場。



“好了,我給你買東西,幹嘛那麼傷心地看著我!”孟飛蹙眉,帶著我走出

精品服裝店。



他不會懂我的心情,就如我不能理解他。孟飛請我做他的女朋友絕不是看我

漂亮這麼簡單。孟飛有錢、人帥,但不是花花公子。他有時是笑嘻嘻的,眼中卻

像在哭,這一點,我們倒是很像。



開車到聚會的地點,我們跟著服務生走上餐廳的二樓。在進入包廂之前,我

拉住孟飛問道:“我夠漂亮嗎?不會被別人比下去吧。”不知爲何,那一刻我變

得沒有自信,覺得自己就是一只誤入花園的流浪犬。



孟飛笑了,擡手摸了下我的臉,對我說:“尹茗,你非常漂亮,我的眼光一

向很挑的,這你知道。”



“那我和海倫比呢?她比我漂亮多了吧?”



我提到海倫,孟飛笑得更深了,我覺得他好像知道了我的事情似的。俯身親

了我一下,在我的耳邊說:“她和你沒法比的,她整過容……”



這個消息太驚人了,我沒有時間回味,包廂的門就被打開了。裏有孟飛的朋

友正巧趕上這一幕,便開始起哄。



“喲!你們也太不節制了吧?還沒進屋呢,就開始親上了。早知道我就先去

訂個房間,叫你們方便完了再出來。”



當門的人一說完,裏面的人也紛紛探頭附和,一下子把我和孟飛說得不好意

思了。



“去去去,你們羨慕我可以直接說出來,不用喊得這麼酸!”還是孟飛機敏,

他玩笑似地把尷尬化解,摟著我進入包廂,還不忘對那些朋友說:“茗茗是我的,

你們誰也別想搶!”



他說完,我跟著笑起來,開始覺得和孟飛交往也不錯,至少會活得快樂一些。



走到爲我們留的位置坐下,孟飛很細心地爲我點菜,他對我說:“你不是餓

了嗎?先嘗嘗這個,墊下肚子,待會還有好東西。”那一刻我的鼻子就酸了,因

爲身邊的這個男孩比我想像得好太多了。阿彬他們的女朋友都一個勁兒地瞧著孟

飛。我看得出她們眼中的羨慕,有點小高興,又開始難過。



我想到從前我爸爸過生日時,我躲在房間裏不敢出去。哥哥找到我,拉著我

的手下樓,叫我坐在他的旁邊。因爲我是帶回家的私生女,連佣人都看不起我。



爸爸顧忌大媽不敢爲我說話,那時我像只受驚的小兔子,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的。



哥哥問我:“餓了嗎?”臉上笑得好漂亮。



我望著他,緊張得忘了說話。但是哥哥能看透我的心思,立刻爲我夾菜,照

顧我吃東西。那時他就說:“先吃這個,不要吃得太飽,一會兒還有更好的。”



如今我不再是那個怯生生的小孤女,但是聽到同樣的話,感動依舊。



孟飛取出紙巾,爲我擦去眼角的淚水。他笑我,“看你,就算東西再好吃,

也不值得哭啊。”在場的人都以爲我倆感情深篤,贊美的同時還夾著幾句調笑。



我吃得很好,一直在笑。可是我笑得越多,胸口就越痛。孟飛不能代替哥哥,

我和他在一起就會不斷地從他身上找哥哥的影子。



我真的無可救藥了。



一首最近很火的流行歌突然響起,很多人都低頭找自己的手機。我暗笑,心

想這些人真俗氣,把這種播到爛的歌曲拿來做鈴聲。可是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

我身上時,我才意識到:那是我的手機在響!



可惡的燕子,肯定是她動了我的彩鈴!



我紅著臉跑出去接。



這個家夥!隔了這麼久才想起來我,別是剛剛“偃旗息鼓”吧?



“你忙完了?”我劈頭問道:“舒服嗎,很爽吧!”



“你發現了!”燕子嘿笑著說,“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就是今天!”



燕子禁忌的秘密被我發現,她卻一點也不擔心,因爲我不會說出去。我喜歡

自己的哥哥,燕子愛上她的弟弟,我們兩的秘密太過相似,所以關系才會這麼好。



燕子問我:“你下午找我有什麼事?”



“那時心煩,想找你聊天的。”



“你哥又出去約會了?”她一聽就知道我煩的是什麼。



“嗯……”我拉長聲,想起哥哥和海倫在一起,心情又沈了下去。



“你也真是的,整天一個人發愁,你就不能對你哥哥說出來嗎?不行的話,

大不了以後不見他!”



“哪有那麼容易!我說不出口……”身邊有服務人員推著餐車經過,我爲了

讓路後退幾步。燕子笑我膽子太小,她就敢和弟弟攤牌。現在兩個人粘得像膠糖,

活得墮落淫亂,快樂賽神仙。



“別拿我和你相比,那種話打死我也說不出來。”



“那你就一輩子苦等吧,看哪天你哥哥會不會跑來說愛你!”



“燕子……”我低歎:“我是很消極,我沒有辦法改變啊。”她說得一點都

沒錯,這樣下去我永遠也不能走出困境。



“你在哪兒啊?要不要我過去陪你。”



“不用了,我和孟飛在外面吃飯。”



“孟飛!你終於想通了,換一個目標也好啊。”



我苦笑,告訴燕子我的憂慮,怕自己不專一的態度會傷害到孟飛。但燕子卻

說:“你放心吧,孟飛也不是癡愛你一個。當年我利用他刺激回回,結果孟飛知

道了一點也不生氣。他追的女生都不是他喜歡的,你不必太當真。”



好像是這麼回事,孟飛目光與我對視時,似乎也是在透我看另外一個人。我

每次不甩他時,他都不會生氣。如果他真喜歡我,也早該氣跑了。就是因爲他對

我不在乎,才會一直有耐心和我玩的。想通這一點我便輕松了很多。與孟飛談場

不認真的戀愛,如果能喜歡上對方最好,若是不行,誰也不會太傷心。



我笑著掛掉手機,這才發現自己是站在女洗手間的門前。我轉身欲走,又調

頭回來。門裏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像是女孩子的哭泣。聲聲嚶啼伴隨得微弱地

哀求,不時還有碰撞的聲響。



“不!太快了……我受不了了……啊……”



哦賣糕的,今天已經是第二次了!



我瞪著洗手間的門,不知是我的運氣太好,還是夠倒黴,怎麼總是遇到這種

事!



左右張望,見走廊裏沒有人,我輕輕地旋轉門把手,發現已經被反鎖了。很

好,裏面的人還算有自覺,在公共場所發情,還記得要保留一點隱私。



門內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甚至不用伸長耳朵,就能聽到那個女孩的叫聲:

“不、不、不要射在裏面……啊、啊……”



聽起來很痛苦,比燕子叫得還要凄慘。我想不通,人在做那種事時,非要變

得那麼瘋狂嗎?



在我發呆時,有只手突然搭到我的肩膀上,嚇得我差點喊出聲。



“你幹什麼呢,這麼久都不回來。”孟飛看到我驚魂未定的樣子,很不理解,

“出什麼事了?”



“沒、沒有,我等著去洗手間。”



孟飛擡頭看到我身邊門上的牌子,笑道:“進去就是了,幹嘛在外面等。”



“門鎖上了……”雖然是別人在裏面“翻雲覆雨”,可我卻像做了虧心事似

的,想一頭鑽進地縫裏。



“小傻瓜,走廊那邊也有廁所啊。”



“那邊的是男廁。”



“哦,那就去樓下也行啊。別在這兒等了,裏面可能是壞了,他們也不說貼

張紙條。”



還好裏面人的已經歸於平靜,孟飛什麼也沒聽到。他拉著我的手要帶我離開,

可是洗手間的門卻在此時打開了。我全身一冷,完了,這下孟飛肯定知道我在偷

聽了。他轉身,想對我說什麼,卻突然頓住。我聽到女孩的抽吸聲,連回頭的勇

氣都沒有,直接撲到孟飛的懷裏,不想讓那兩個人看到我的臉。已經沒臉見人了

……



孟飛笑起來,我感覺出他的胸腔在震動,他對走出來的人說:“老師,您也

來這裏吃飯啊?”



我僵住,竟然是學校裏的老師嗎?又把臉埋得更深了,被老師認出我多尷尬。



“你們呢?”那男人問道。



“我和同學來吃散火飯的,老師也一起來嗎?”



“不用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他們在對話過程中,我就像只鴕鳥,幼稚而可笑地行爲讓他們全明白我做了

什麼。可我就是羞得擡不起頭。孟飛在我耳邊輕聲地說:“好了,他們走了。”



我聽到他們腳步遠去,這才擡起頭。因爲好奇,我轉頭看向他們的背影,正

好那個女孩也回頭看我,我們對視了幾秒,女孩和她的情人走到樓梯處,消失在

我眼前。女孩竟外地年輕,小臉白白嫩嫩的,看起來只有十幾歲。我肯定她是未

成年的。



“那女生……”



“是他的學生,比我們小兩級哦。”孟飛臉上掛著笑,見我還貼在他身上,

顯得很是享受。



我推開他,自己站好。也不能罵孟飛吃我豆腐,誰叫我自己貼上去的呢。我

轉身回包廂,沒有兩步,孟飛追上來,在我身後很近的地方說了句話。聲音悠悠

揚揚,卻像只錘子一樣敲得我心口一震。



“尹茗,原來你也不是個乖孩子呢……”



我瞪他一眼,推門進了包廂。回到座位喝點東西又聊了幾句,一晃已經是半

夜了。我拿出手機看時間,才發現已經沒電了。孟飛見了,問我是不是想回家。



我點頭,他就對朋友說要送我回家。



阿彬不滿是大叫:“好不容易你們兩個一起出來,還不多玩一會!”



“太晚了,我怕茗茗累了。”



又有人說道:“唉喲,這麼懂得心疼女朋友啊!”



“真是羨慕死了,回家幹什麼!一會去上面開幾個房間,我們都在這裏過夜

好了。”



“那可不行,茗茗不能在外面過夜。”孟飛笑著說,拉著我的手就往外走。



阿彬在門口攔住路,對孟飛說:“既然茗茗是你的女朋友,一起過夜怎麼了?



難不成你還沒碰過她麼?“



我早就知道阿彬他們不是善男信女,他故意爲難我們。我看看孟飛,倒不怕

他會對我做什麼壞事。



“對啊,我是沒碰過茗茗,那又怎樣?”



沒想到孟飛大方地承認了。



旁邊有幾個女孩笑起來,說這世上還有成年的處女嗎?真是難得。



我很氣,難道要像她們這樣隨便地和男人上床才算是正常嗎?包廂內的氣氛

漸漸不對勁,大家都開始針對我們,確切地說是我一人。好像是我不肯和孟飛發

生關系,把他委曲了,這全是我的錯。那時我惱得想幹脆拉著孟飛去開個房間算

了,那層處女膜我根本不在乎。



孟飛看出我在生氣,摟著我的肩對他們說:“不是茗茗不願意,是我不想。



我希望把第一次留到結婚那一天,不行嗎?“



阿彬都傻了,蹙眉問孟飛:“你還是男人嗎?”



孟飛也不簡單,他笑得帥氣,對所有的人說:“我是不是男人,不需要靠花

錢買女人來證明。如果我真想泡哪個妞兒,你們幾個誰也別想贏過我。”



後來我才知道,孟飛的身材好得沒話說。無論是看得見的部位,還是看不見

的部位,都是那些吃得發福的家夥比不了的。可惜他的初夜不是終結在我手上,

有時想起,還挺遺憾的。



孟飛開車送我回家,那是他考上大學,家裏送的禮物。而我成了坐上那車的

第一個女生。剛剛上車時我們還有說有笑,可快開到家時我漸漸消沈。回去又怎

樣,反正只有我一個人,還不如現在有孟飛陪我。



車到門口停下,孟飛先下,從前面轉過來爲我開車門。他笑著我對我:“上

去吧。”



我卻停止不動,望著他俊秀的臉,我緩緩地問道:“孟飛,你並不喜歡我的,

對吧?”



他不回答,只是笑容淡了。



我繼續說:“真遺憾啊,我現在開始想和你好了,不過你心裏有其他的人,

我猜對了嗎?”



孟飛又開始笑,眼中閃著星花,“我喜歡你的,尹茗。”



“可是你對我沒有欲望。”



“那是我珍惜你……”



“你騙誰呢?”我笑起來,“我年紀不算大,但也不是什麼都不懂。你一直

表現得像是在追我,其實是在演戲,演給你心裏的那個人看的。”



我是聽了燕子的話,才想明白這些的。以前我爲了自己的癡戀無暇顧及其他

的男孩,所以沒有發現孟飛是和我一樣的。他找我做擋箭牌,我也利用了他。我

們兩個可真是同病相憐呢。



“尹茗,我挺喜歡你的,我覺得你是個好女孩,如果能和你在一起,應該會

很快樂的。”



“孟飛啊,爲什麼你今天看起來這麼可愛呢?”我心中感動,走到他面前,

親了他一下。我轉身想走,又被他拉住。



“爲什麼只親臉呢?”孟飛露出痞笑,指指自己的嘴唇說:“這裏再親一下

吧!”



“討厭!要是親了你之後,我愛上你了該怎麼辦?”



“那不是很好嗎?我們兩個成爲一對,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



我被他說動了,很想試試和男生接吻的滋味。慢慢地接近他,都快貼到他嘴

上了,我又親不下去了。孟飛的臉和我貼得極近,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覺

得眼睛好亮,一直在笑。



“算了,你這表情好像我在欺負你似的。”孟飛在我的臉上一親,就放開我,

算是告別。我看著他開車遠去,覺得我們都好傻。對著自己不愛的人調情,一點

感覺都沒有。



放棄電梯,我從一樓爬到所住的七樓。我走得好慢,卻還是到家了。我開始

後悔,應該叫燕子過來陪我才對。不情願地打開房門,屋裏漆黑一片,又剩下我

一人。



我歎口氣,打開客廳的窗簾,沈下心後,我聽到主臥有細碎的聲響發出。有

點害怕,我走進房間,發現電視開著。我來到電視前,准備關掉電源,身後發出

一個男聲,“你現在才回來?”



我嚇壞了,全身一陣痙攣。在黑暗的房間裏突然有個男人出現在身後,誰都

會受不了。我覺得心都要跳出來了,緩了好久,才明白過來,屋裏的男人是哥哥。



我轉身面對他,捂著胸口問道:“哥哥,你不是有約會嗎?”



他沒有立刻回答,從陽台門處慢慢走近,到電視機前停下。屏幕發出的光射

在他臉上,我才看出他的臉有多緊繃。



“海倫姐呢?”我聲音都開始發拌,從沒見過哥哥這麼生氣,“你們吵架了

嗎?”



“我擔心你,打了一個晚上的電話,家裏的沒人接,手機又不開,你到底去

哪兒了?”



“我、我和朋友出去玩了……”



“和誰出去的,爲什麼不開手機?”他生硬地問我,臉上散著寒氣。



“我的手機沒電了!你幹嘛對我那麼凶,又不是我惹你生氣的!”



我覺得冤枉,哥哥和海倫吵架,卻對我發火。這是第一次他對我這麼凶,眼

中冒出火光,盯得我害怕。



“你不是說不出去的嗎?爲什麼又玩到現在,你生病才剛好。”哥哥離我更

近了,我嗅出他身上有酒味。



“我餓了,正好孟飛要請我吃飯,我就和他去了。”



“剛才送你回來的人是孟飛?”哥哥的眉頭皺得好深。



“你都看到了?”我瞪大眼睛,那哥哥肯定看到我們親了對方。



“你和他現在是什麼關系,男主朋友?”



“我這麼大了,交個男朋友很正常!”



“茗茗!”他衝我叫起來,又向前邁了一步。



“走開!”我後退,“你在外面受了氣,不要拿我來撒火!”我說著就哭了,

不能容忍哥哥這樣對待我。他一直對我好溫柔,從來沒有大聲說過我。可是今天

他散著酒氣,強硬地逼問我,讓我覺得他對我最後的一絲疼愛也消失了。



“茗茗……我是爲你擔心!你還太小了。”哥哥見到我的眼淚,終於軟下來。



他想伸手爲我擦淚,我卻躲開不讓他碰。



“這不公平。”我哽咽地說:“海倫姐和你在一起時,和我現在差不多大…



…我和孟飛只是出去吃飯,他一直對我很好的。“



我要離開這個房間,哥哥卻拉住我的手,問道:“所以你喜歡他?”



我回頭瞪他,說:“是,我喜歡他,你要管我嗎?”



哥哥突然用力拽我的手,我一倒,就被他摟進懷裏。我傻了,不明白他爲什

麼這麼做。耳邊傳來他凄戚的低語,“不要,不要喜歡任何人,除了我以外……”



我開始嗚咽,再也抑制不住地大哭起來,“你喝醉了!你知道我是誰嗎?我

不是海倫,我是你妹妹,我是茗茗!”



哥哥將我摟得更緊了,我喘不過氣來,耳邊聽到他歎息的聲音,“我知道,

茗茗,我喜歡的人就是你。”



他說出了我最想聽的話,而我卻不敢相信。我是在做夢嗎?哥哥怎麼會這麼

對我說……感覺到我的僵硬,哥哥慢慢放開我。他笑了,很苦澀。我覺得腿軟,

一屁股坐到身後的床上,哥哥於是低下身體,蹲在我的面前,視線微擡地看著我。



“我說的是真心話,我喜歡你很多年了,從小就喜歡,是對女人的那一種。”



我問他:“那海倫呢?你爲什麼又和她在一起?”



“我努力過,我以爲和她在一起我就能忘了你。可是今天我在陽台上看到孟

飛送你回來……你們、還接吻了。我受不了,你知道我有多生氣嗎?我想我做不

到把你當妹妹了。如果你不能接受我,那我就離開,再也不見你了。”



“爲什麼離開?”



“因爲太痛苦了……”



我哭得更凶了,因爲我太了解那種滋味了。見不到的時候會想念,見到時又

會心痛,爲了不能碰觸的禁愛,不斷地折磨自己。現在,我知道哥哥的心意了,

原來他也在愛著我。我凝視他黑亮的眼睛,對他說:“哥哥,孟飛不是我的男朋

友,我愛的人是你,我們該怎麼辦呢?”



他起身抱住我,緊緊的。因爲他的力量太大,我向後倒去,被哥哥壓在床上。



我感覺他的身體又熱又硬,還微微地發抖。可我一點也不害怕,我在他耳邊

問:“哥哥,既然我們相愛,爲什麼要痛苦那麼久?”



“我不知道,也許我們都太傻了。”



我破涕爲笑,我是挺傻的。但是哥哥一點也不傻。他可是我們高中第一名的

成績考入名牌大學的醫學院的。然而當哥哥捧起我的臉,開始吻我時,我真的傻

了。他在吸我的口水,舌頭放進我的嘴裏。我被動地承受著,幾乎忘記了呼吸。



哥哥撐起身體,含笑問我:“我要對你做壞事了,你要是不喜歡,至少反抗

一下吧?”



“我沒說不喜歡啊?”



“那就是喜歡了?”



哥哥們笑得好開心,他對我眯起眼睛,眸中閃著火花,仔細看才發現那是淚

水在閃爍。我擡手想爲他擦去那淚,還及觸到,淚已經滴到我的臉上,有點癢,

是熱的。



“你爲什麼笑?”我問,他的表情是笑的,卻還掉淚。



“因爲太高興了,茗茗,我有多喜歡你啊……”



他說完,再次低頭吻住我,比上一次的還要激烈,恨不能把我的靈魂吸出來。



我靜靜地口味,如果是哥哥的話,我連命都可以給他,更何況是身體呢。其

實那是我期待很久的事情了。



當他慢慢吻遍我的全身時,我開始發出和燕子和那個女孩一樣的叫聲。哥哥

一路下行,從臉吻到了胸口,留下一塊塊紅斑。我哀叫連連,被他挑逗得又麻又

熱,而哥哥聽到我的聲音更加無法忍耐。他急於脫掉我的裙子,但衣服卡在腰間

怎麼也褪不下來。



“這裙子是新的嗎?沒見你穿過。”他的手抖著,笨拙地翻找,但總是找不

到腰側的拉鏈。



我輕喘地說:“是孟飛給我買的……”正要伸手去解開,哥哥卻先一步將裙

子撕裂。



裏面的胸衣已經開了,斜掛在我身上,露出一半的乳房。哥哥呼吸立刻重起

來,抓起被毀的裙子,一把扔到床下。我看了好心疼,“那裙子好貴,我才穿了

一天……啊!”哥哥低頭咬住左邊的乳尖,我痛得尖叫出來。



“以後我給你買新的,不要再穿別的男人給你買的衣服。”



他說話時,炙熱的呼吸噴到我胸上,全身的注意力也集中到那裏,感覺胸像

是漲起來似的。我無力地說:“好!”就再也想不起其他的事情了。



哥哥脫下我的內褲,確定我已經濕透。他分開我的雙腿,身體置於其中。我

並不怕他看到我最私密的地方,但還是緊張得閉上眼睛。哥哥那裏好大,我不知

道自己能否容得下他。“茗茗,別怕,我會帶你上天堂的……”哥哥哄著我,要

我看我們結合的地方。他的分身頂開花瓣,摩擦了幾下,順著肉縫擠了進去。



“啊!”沒有想像得疼,但我還是叫出來。



開始有些疼,到後來就是麻木。我們重複著原始的動作,越來越快。我覺得

自己快暈倒了,便大叫起來:“哥、哥!”



我以爲他會停下來讓我緩一下的,可他卻越來越快,肉莖在我體內衝刺跳躍,

弄得我全身像過電一樣抽搐起來。我尖叫,抓住哥哥,在他背上劃出傷口。這些

都是我無意識的行爲,在事後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瘋狂。



哥哥重重地挺入幾次,最後埋在我體中,巨大撐得滿滿的,不斷地悸動。在

我以爲要暴發時,他突然撤出去,精液射在外面,弄髒了床單也濺到我身上。這

一切才算結束。我們兩個累得話都說不出來,貼在一起躺在床上,只是靜靜地傾

聽對方的心跳。感覺它們慢慢平靜下來,我幸福得想哭。



很久之後我才問哥哥:“你今天不回去嗎?”



“不回去。”



“那大媽會問的。”



“她管不了我那麼多……”



哥哥說得對,我們自己也管不了那麼多。既然沒有美好的未來,我們不如好

好抓住現在。我笑起來,擡起頭在哥哥的臉上親了一口,說道:“你知道我喜歡

你多久了嗎?”



“多久?”



“久到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你……”



哥哥也笑了,捧著我的臉想要吻我。手機卻在這時響了起來。他不滿地不要

我去接,可那手機的鈴聲總也不斷。我翻身下床,尋著聲音在客廳裏找到手機。



是我把它丟在那裏的。



“孟飛,有事嗎?”我不知道他爲何找我。擡頭看到客廳敞開的窗戶,想起

自己沒穿衣服,立刻縮進沙發裏。



“我到家了,才發現你換下來的衣服還在我車上,你還要嗎?”



“當然要了!”擡眼看到哥哥哥也光著身體走出來,有些害羞,我轉過頭去

繼續說:“那件是我最喜歡的,別給我弄丟了。”



“那要我現在給你送過去嗎?”



“那倒不用……啊!”哥哥坐到我身邊,在我肩頭上咬了一口。



“茗茗,你沒事吧?”



“沒事……”我倒吸口氣,感覺哥哥在撫摸我的乳房。他的雙手從背後伸出

圈住我的身體,兩手分別托起我的雙乳,緩緩地握著,手上的熱力全都傳到胸上。



“你別……”我小聲地說著,扭動身體想閃開,可他卻開始揉捏乳尖了。電

流一下竄到腦子裏,我的呼吸也跟著亂了。



“茗茗?”孟飛還在問著,“你的聲音好怪。”



“我、我累了,要睡覺了……衣服的事情不急,改天再給我吧。”



“好吧,看你什麼時候有空再找我吧,到下星期之前我都有時間。”



在孟飛說話的過程中,哥哥一直在騷擾我。他的手從胸口移到腹部、腰間,

一路觸碰我的敏感點,直到私處的小穴。



“那就明天,我們明天見……”我要咬住下唇才不至於叫出來,哥哥竟然用

手指伸進小穴,在裏面不停地攪動。我的身體立刻有了反應,淫水順著手指在外

流,腹中開始感覺到空虛。我不安地扭動著,哥哥又直接抱我坐在他腿上。



他的胸口貼在我的背後,腿間的硬手抵在臀部。我驚恐地倒吸一口氣,因爲

哥哥在動手調整我們的位置。我對著話筒說:“明天我再約你,先掛了!”來不

及掛掉,我直接把話筒上的線扯斷,這才沒叫孟飛聽到我的尖叫。今天已經聽了

兩次現場直播了,我不想叫別人聽到我的。



“啊……啊……”我無助地叫著,覺得這個姿勢特別危險,如果哥哥不拉著

我,就很容易向前栽到地上。



哥哥箍住我的腰,身下有節奏地律動著。他親吻我的後背,低聲問道:“你

明天,還要和那家夥約會嗎?”



我顫抖地說:“孟飛要還我東西……啊!”哥哥衝得好快,從淺處一下撞到

我的最裏面。一股電流從結合處瞬間傳到大腦,我頓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他

繼續進攻,一波比一波激烈,我以爲自己會被撕裂,低低地哭了起來。



“不……不要了……我……”這其實是我一直渴望的事情珂是現在我卻害怕

了,哥哥變得好凶,不停地撞擊著我,連我的哭聲也聽不到了。



這樣的廝摩不知持續了多久,我覺得身體裏有什麼東西要炸開了。



“啊!”我尖叫,與此同時,哥哥壓下我的腰,整根粗大埋入我的體內。它

跳動著,射出熱燙的精液灌入花壺中。我們又做了一次,雙雙倒在沙發上。哥哥

抱我疊在他身上,很不舒服,但我們誰也沒動。



我更累了,甚至擡不起眼皮,感覺到哥哥在揉著我已經腫脹的乳房,很癢,

我卻不去管他。



“不要去,東西不要了,別去和別的男人見面了。”



我撇撇嘴,有氣無力地回他:“那件衣服是你給我買的,我不想丟掉。”



“那我陪你去。”



我笑起來,本想從他身上爬起來的,可是平衡沒搞好,一下從沙發上掉到地

上。



“唉喲!”摔得胳膊好疼。



“茗茗!”哥哥立刻跳起來,把我從地上拉起來,仔細檢查我的身體。我擦

擦眼角的淚,笑得更凶了。



哥哥不解地看著我,問:“怎麼了?”



“你現在,是在吃醋吧?”我看到他突然瞪大眼睛的樣子,覺得好可愛,

“你怕我和孟飛接觸多了,會喜歡上他!”



哥哥噘起嘴巴問我:“你會嗎?以後遇到更好的男人,就不會喜歡我了?”



我搖頭,撲入哥哥懷裏,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咬著他的耳朵說:“不會的,

我這輩子只愛哥哥一個人,絕對不會變心,永遠也不會!”哥哥聽了,環在腰間

的手慢慢施力,使我更緊地貼在他身上。他低喃著:“茗茗……我的茗茗……”



從我的耳朵開始又咬又啃一路下到肩頭。我感覺到抵在小腹的那個東西又硬

起來,睜大眼睛看著他,“你,又要來嗎?”



哥哥笑了,俊美的臉上閃出無盡的光彩,在誘惑著我。



“茗茗,我是沒有問題的,關鍵是你還想要嗎?”



我擡頭,主動去吻他的嘴唇。



“當然,我要!”



反正明天幾點起床都無所謂。至於和孟飛的約會,叫他明天慢慢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