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综合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公主複國記》外傳二:海底隧道中的大法師

《公主複國記》外傳二:海底隧道中的大法師
发布时间:2019-05-30 02:00:44   浏览次数:457

每天參與投票任務賺35G唷,請點下面投票連結, 每天支持我一次

請點我? ?投票給【鬼影】拜託!!



  外傳二:海底隧道中的大法師

  陰暗而潮濕的地下通道,一個穿著黑色法師袍的身影搖搖晃晃地走上階梯,「砰」地一聲摔倒在階梯盡頭



  全身幾乎都被怪手占據的亞薇,在暈倒之前就已發現這?的魔力濃度極高,濃烈得足以令各種魔物感到危險而避開。而事實上也是如此,她每踏上一級階梯,就有不少怪手就爭先恐後地放過她敏感的肉體跳下地麵,像是怕被她帶上去一般。



  不過亞薇或許高興得太早了些,在她昏睡的時候,幾隻比較大的怪手竟毫無畏懼地跳上階梯,完全無視空氣中那屬於巴風特的危險魔力──因為它們知道自己的主人擁有能在一瞬間將巴風特完全消滅的能力。



  怪手們在亞薇身邊繞了好幾圈之後,才對著階梯底下發出人類無法查覺的叫聲,將底下還稍微畏懼魔力的同伴叫上來,數百隻怪手再度將全身軟如棉絮的亞薇拖回海底隧道去。



  當然這些怪物可不會閑著,它們出現的理由本來就是為了玩弄女體,當然不會對眼前的少女客氣,幾隻速度較快的怪手一下子就爬上她的身,狠狠地揉捏著亞薇胸前高挺的豐滿乳房。



  彈性十足的巨乳立刻在五爪的壓力下改變了自己的形狀,或許是覺得隔著衣服抓捏不過癮,怪手們居然還熟練地解開亞薇胸前的衣帶,將那雙形狀完美的乳峰完全裸露在地下道濕冷的空氣中。



  「嗯……小精靈……不可以……啊……」敏感的肉體受襲,夢境也連帶著被影響,亞薇櫻唇輕張,在嬌喘之餘還輕聲地責備著夢中小精靈放肆的行徑,而這一切卻都是這群在她身上恣意揉捏的魔物帶給她的。



  怪手的原始型態其實是海星,所以在它五隻手指狀的步行足中央、相當於人類掌心的地方還是有個嘴巴,無數細細的牙齒咬住亞薇的乳尖,貪婪地從那對發育完善的美乳中吸取甜美的汁液。



  微微的刺痛令亞薇從夢境中清醒,但醒來的代價卻是讓緊繃的神經更加敏感,怪手細砂紙般的表麵輕輕刮磨著她嬌嫩的肌膚,這群怪物的技巧著實不錯,竟然還會拿著亞薇的長發當刷子來挑逗她自己。



  「不……啊……我……會死……真的會死……」雖然快感泉湧,但亞薇心知這樣下去自己隻會在無數的高潮衝激下被它們吃幹抹淨,她聚起些許力氣,緩緩地撐起身來,正想站起來的當兒,雙腿間敏感的花瓣上卻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令勉強站起來的她又往前撲倒,成了一副狗爬著的丟臉姿勢。



  「啊……」亞薇緊閉美目,淚水不受控地從眼角湧出,劇痛的源頭是一隻在她秘泉出口外摩弄的怪手,它居然將因充血而裸露在外的陰核當成乳頭,一口就咬了下去,而且還奮力地吸吮著它,想從中榨取那理所當然不存在的乳汁。



  「這……也是考驗嗎……啊!」亞薇暈紅的俏臉靠在自己顫抖乏力的手臂上,連咬牙忍耐這群怪手蹂躪她的力氣都像是被抽幹一般,隻能隨著它們的動作發出淫媚的哼聲。



  此時的亞薇雖然不像半年後那樣完全沈溺情欲,但難以掩蓋的性感體態與淫蕩個性卻是與生俱來的,加上怪手們的通力合作,不一會兒就將亞薇最後的微弱抵抗完全消滅,讓她在放聲淫叫的同時達到高潮。



  顫抖著的白皙豐臀沾滿亞薇自己的蜜汁,四五隻怪手忙碌地在上麵工作著,淩亂的黑袍下,長裙早已被扯落,隻能靜靜地躺在亞薇的小腿上承接著她的淫汁。



  一對份量十足的乳房垂掛著兩隻兀自不肯鬆口的怪手,看樣子在它們吸光乳汁之前是不會離開的,不過糟糕的是它們的牙根會分泌一種催乳的液體,在吸取乳汁的同時也將這些液體沿著牙溝注入亞薇的乳房?,讓這雙常常被淫摩導「白濁之泉」開發的乳房流泄出更多量的母乳,喂飽這兩頭饑渴的魔物。



  不過喂飽了兩隻,不見得就會讓其它怪手對這雙不斷流淌著香甜母乳的美肉不感興趣,相反地,乳香吸引更多怪手在這兩團軟肉上逗留擠壓,似乎將亞薇當成母牛一般榨取著源源不絕的美食。



  「討厭……啊……嗯……嗯……」亞薇的喘息也隨著怪手的擠壓動作而變化,每一次的壓迫都讓她全身瞬間僵直,直到蓄積的乳汁噴灑出去之後才又癱軟下來。



  柔軟的臀肉上,怪手們絲毫不理會亞薇到底能不能承受,隻顧著爭先恐後地將自己的步行足戳入她前後兩條顫抖濕潤的花徑中。



  看起來和常人手指差不多的步行足居然能在亞薇的穴中像變形蟲般繼續延伸,其上無數小小的吸盤啜吸著火熱的嫩肉,帶給她迥異於魔法陽具的強烈快感──即使她並不願意。



  「啊!嗚!」亞薇尖叫一聲,隨即咬著自己的衣袖,被這群怪物弄得泄身是她自尊心所不允許的,但玉戶中的噴潮卻依舊毫不掩飾地灑向地麵、以及幾隻來不及避開的怪手。



  接受聖液灌頂的怪手突然脹大了一倍,不過因為角度的限製,亞薇並未發現此一奇怪的現象。這幾隻怪手迅速地爬向亞薇右腳邊,其中一隻抓著另一隻同伴的「手腕」,讓它的「五指」握住亞薇纖細的足踝,然後猛力一扯。



  「啊!」還沈醉在高潮餘韻中的女法師隻來得及尖叫一聲,半裸著的嬌軀就被翻了過來,若非亞薇還來得及做出反射動作,恐怕已在那後腦杓直擊的著地姿勢下變成白癡了。



  兩隻變大的怪手粗暴地將亞薇的雙腿扯開,另兩隻則在趕開群聚在亞薇蜜穴外的同伴後開始試圖侵犯她,這兩隻怪手再度使出合體技,隻見其中之一將五指聚合成束,另外一隻伸出三指抓住它,沒有絲毫憐香惜玉地、舉起同伴就往亞薇窄小火熱的穴徑?塞。



  仰麵朝天的姿勢令亞薇美好的半裸嬌軀暴露在牆壁微弱磷光的照射之下,雖然周遭除了她與這群怪手以外別無他人,但亞薇還是羞得滿臉通紅──尤其是在看到那不斷從自己胸前噴向洞頂與洞壁的白色水箭之時。



  「不要……」亞薇努力扭動著身體,但盤據在她身上的數十、甚至可能上百隻的怪手卻用一股驚人的大力壓製著她,它們單一個體的力氣雖然不大,但借著以彼此吸盤互相連結的方式,卻可以輕易地纏住亞薇不讓她逃走,而且還可以各自騰出幾隻「手指」來刺激亞薇。



  「啊啊……」雖然這隻在亞薇穴?狂衝亂撞的怪物和人的手一樣大,但她有過類似經驗的敏感身體卻還是逐漸屈服於它們猛烈的攻勢之下。怪手們抓住了亞薇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非人異物的弱點,趁著她腦筋暫時轉不過來的空檔,用強烈的快感占據了她的腦海。



  這個戰略確實成功,沒一會兒功夫,隻見一開始還多少有些抵抗動作的亞薇逐漸平靜了下來,本來緊繃著的秀麗臉蛋也隱約浮現陶醉的神情。



  「啊啊……搞我……」再經過近百次的戳插之後,亞薇終於拋棄了最後一絲矜持,放聲淫叫了起來,一次次騷浪無比、春情無限的呼喊經過重重甬道的不規則反射之下變得有些詭異,彷佛某種野獸的低吟一般。



  發覺亞薇不再掙紮的怪手們雖然放鬆了壓迫的力道,但也不敢就此放開到「手」的美食,隻是將大部分的力量轉移到玩弄亞薇嬌軀上頭去。本就已經衣衫淩亂的亞薇在這樣的攻勢之下,身上的黑袍幾乎已經完全褪了下去,原先遮蓋著佼好身段的單薄衣物也被扯了開去,掛滿魔法藥材袋子的皮腰帶雖然還頑強地堅守著,但該守住的崗位卻早已淪陷,隻得無奈地環在亞薇赤裸的纖腰上。



  「啊……」亞薇嬌柔地呻吟著,在她迷芒的眼中,這群盤據在她身上的無數怪手似乎變成了伊莉亞、羅莉與小精靈,正伸出調皮的手愛撫、奸淫著她。



  一隻怪手沿著粉頸爬到亞薇臉上,正半閉著眼享受快感衝擊的亞薇竟溫順地伸出丁香小舌輕舔著它放在自己嘴邊的步行足,就像過去舔著某個女孩的手指一般。



  「啊啊……去……要去了……」亞薇迷蒙的雙眼突然睜了開來,本來軟癱著的手腳竟能發出一股足以扯開怪手壓製的力量,不過掙脫了的手卻隻是緊握著拳頭,雙腿不規則地在半空中彈動著。或許是被亞薇嚇了一跳,附著在她雄偉雙峰上的怪手們也跟著突然收緊步足,兩道雪白的乳箭就從亞薇脹痛的乳尖噴射而出,潑灑在牆壁之上。



  幾乎同一時間,一股力道略遜的火熱液體也噴上了牆壁,而隨著乳水與陰精的噴出,亞薇顫抖抽搐的身體又再度回歸疲弱,被再度撲上來的怪手結結實實地壓住。



  (我……會就這樣……被這些怪物……弄得高潮……直到死……嗎?)亞薇喘著氣,洞穴中潮濕的空氣本就令她不太舒服,此時又經過了一番激烈運動,爬滿怪手的堅挺雙峰隻得不住起伏,讓肺部能吸取更多的氧氣。



  怪手們在亞薇泄身後就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除了還繼續壓製著她以外竟然比道學更道學,但自顧自胡思亂想的亞薇臉蛋卻越來越紅,明顯想到被這些怪手玩弄至死的畫麵,一時之間居然沒想到自己鐵定小命不保。



  隻可惜這些妄想都實現不了,接受了亞薇乳汁淫精的牆壁上,無數雪白與透明的黏液開始循著一種完全不符合岩壁表麵凹凸的路徑遊走,像被這些液體切割一般,所到之處的岩壁竟開始崩散,一個個形狀不規則的磚頭樣物體也往左右移開,柔和的銀光立刻從「磚頭」的縫隙中迸發出來,照射在全身爬滿怪手、幾乎全裸的黑袍巨乳法師身上。



  被這銀光照到的怪手紛紛逃開,其中也包括那幾隻因為亞薇淫精而變大的,銀光像是具有某種驅逐力一般將它們通通趕開,隻留下軟癱在地上的亞薇。



  牆壁上的「磚頭」繼續移開,一顆顆理應具有實體的石塊居然在半途上平空消失,裂縫從上到下緩緩開展,最後形成了一個大約可容納兩人同時擠入的孔穴。



  牆上的異狀,亞薇雖然看得一清二楚,但身體卻依舊不爭氣地軟綿綿地,幸好怪手們沒有再撲上來,讓她得以恢複一些體力、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



  長長的烏黑秀發淩亂地灑在女法師豐滿白皙的雙峰上,也黏在她同樣淨白的臉頰上,乏力的雙手隻能勉強扯著黑袍的前襟掩蓋自己傲人的肉球,至於雙腿之間潺潺流下的數道小溪,此時卻也管不了這許多,隻得任其自然。



  雖然明知沒有人看得到自己的窘境,但亞薇還是覺得臉上一陣發燒,隻可惜──再重複一次--沒有人看到,至少沒有「活人」看到。



  「歡迎來到我的研究室。」一把清脆悅耳的女聲在亞薇耳中響起,嚇得她尖叫著一屁股摔倒在地上,雙手不知哪來的力氣,胡亂扯著黑袍,試圖遮掩自己裸露的肌膚。



  逆光令亞薇無法確認對方的位置,但對方可應該能把她看得清清楚楚,隻聽她繼續說道:「太亮了是嗎?那麼就暗一些好了。」



  彷佛呼應她的說話,銀光真的逐漸減弱了下來,不過亞薇卻也發現那些聚在銀光外圍的怪手也跟著進逼了一些,雖然身體還期待著它們的玩弄,但泄身之後暫時脫離欲望魔爪的理智卻催促著她遠離這些誘惑。



  亞薇回過頭來,銀光的源頭處隱約有一個人影,但一時間卻看不出對方的樣貌,不過對方似乎知道亞薇在擔心什麼,右手一揮,亞薇背後的牆壁立刻起了變化,方才消失的「磚塊」又突然跑出來,以比開啟更快的速度將洞穴封閉了起來。



  「如果你希望被這些家夥玩的話,那可真是抱歉了,」亞薇眼前體態婀娜的女人如是說道:「不過在某些正經事情辦完之前,還是別讓它們跑來擾亂我們比較好。」



  亞薇臉蛋一紅,不過還是努力地瞇著眼想看清楚對方的樣貌。終於,四散的銀光退縮到僅足以照亮四周的地步,此時亞薇才發覺自己身處在一個類似法師研究室的空間中。



  相當於麥亞教會禮拜堂的寬闊空間被幾乎快頂到洞頂的大書架占據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分散在書架之間,每一個小空間中必然有張大桌子,桌上擺著各式各樣奇怪的魔法器材,雖然看起來像剛有人用過,但從桌上那些空蕩蕩的容器可以發覺,這?已經被遺忘多年了。



  亞薇所站的地方,是整個研究室的中央部位,也隻有這?沒有擺放桌子,但取而代之的是地上畫著一個巨大而複雜的怪異魔法陣,旁邊還分布著六個同樣繪製著魔法陣的低矮台座。



  正麵,一個像是講台的地方,站著一個擁有亞薇熟悉臉孔的女子。



  「小精靈?」亞薇驚呼,但她也立刻發覺眼前女子絕非小精靈。



  她的雙眸與小精靈一樣靈動,但顏色卻和亞薇的一樣,而非精靈少女那種翠綠深邃的綠色,而且她的身材也不是稚氣的小精靈所能比擬的。總而言之,她就像是拿亞薇的身材與小精靈的臉蛋組合而成的完美女子,但比起小精靈,她多了一股連亞薇都不及的神秘氣息;而比起亞薇,她卻又有著相當於羅莉的健康與活力。



  「你……是誰?」亞薇小心翼翼地問道,她清楚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的人絕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亞薇隻能從她的服色上辨識出她應該是個法師,但……



  (好暴露!)亞薇臉頰紅了一紅,眼前女子身上也穿著黑袍,但亞薇實在很難承認那是「袍」,法師長袍的製式造型本該掩蓋女法師全身,但眼前的女法師似乎刻意想讓人觀賞她美好身材般,一些該遮住的地方竟然幾乎不遮!



  一件黑色蕾絲胸衣似乎很吃力地托著她豐滿的胸部,而這也是她上身正麵唯一的遮蔽物,兩團和亞薇一樣碩大卻也擁有相同彈性的巨乳之間有著明顯的乳溝,從材質單薄的胸衣上甚至能隱約看見那兩個可愛的小突起。



  美乳旁的一雙藕臂上,倒是披垂著黑色的布料,但從它的高度看來她背後的部分大概也不會遮住多少,更驚人的是她整個上身的黑袍竟隻憑借著她雙臂上的金色圈環來支撐著。



  她的下半身也好不到哪去,一件短得足以和小精靈的迷你裙相提並論、也同樣是由前後兩片布構成的短裙斜斜地掛在她的細腰上,竟然連條腰帶都付諸闕如,也因為如此,令她左胯上誘人的股溝若隱若現,彷佛布料隻要再下降個幾公分就能看見那美麗的秘處一般。



  除了這實在稱不上是裙子的裙子以外,倒也還有兩「片」長度及膝的布料遮蓋在短裙外,不過這兩片布料黑則黑矣,卻是半透明的薄紗,反而更容易引人遐想。



  整體上來說,除了腰間為了懸掛魔法藥材而佩上的寬腰帶以外,眼前的女人根本完全不像法師,說她是個舞娘或者娼妓或許還比較容易取信於人。



  「我嗎?」女子絲毫不在意亞薇「熱情」的目光,說道:



  「我叫做辛西亞。」



  「辛西亞……是……那個……」一聽到這名字,亞薇立刻想起那個傳說中的大法師,不過她立刻說服自己眼前的女孩隻是與她同名而已,若那位法師真的活到現在,她的年紀就應該高達四千五百歲,連精靈都做不到。



  「沒錯,就是「那個」。」女孩漫不在乎地說道。這時亞薇才發覺那女孩的腳下有個魔法陣,看來她或許隻是辛西亞製造出來的魔法幻影而已。



  「你會來到此處就是你我有緣,怎樣?要不要接受我的試煉?」



  「試煉?對我有什麼好處。」這唯利是圖的性格也是法師討人厭的特色之一,對他們而言「等價交換」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沒有利益的「好事」也休想讓她們動一根小指頭,即使亞薇算是法師中的異類,但麵對同業卻還是這個調調。



  「當然有。」辛西亞說道,同時揮揮手,兩股金色的氣旋突然從魔法陣前方湧出,像兩條蛇一般互相絞纏著,最後金光散去,露出一把上頭鑲嵌著圓形大水晶的金色法杖。



  「這是我慣用的法杖,如果你能通過我的考驗,那麼這把法杖就送給你。」辛西亞說道。



  對任何一個法師,得到過去某位大法師所持有的法杖或魔法書是十分令人雀躍的事情,因為那代表自己能夠學習、或繼承那一位法師的魔藝,隻是這種事情實在是可遇不可求,因此亞薇作夢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有機會得到辛西亞的垂青。



  「好!」亞薇毫不遲疑地答道。雖然知道辛西亞的試煉題目絕對不簡單,但亞薇可不會因為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而退縮。



  「那麼就先……」辛西亞突然露出嬌豔的淺笑,下一瞬間竟出現在亞薇背後,一雙靈巧的手精準無比地攫住亞薇的豐胸,同時搓揉了起來。



  「啊!」亞薇嬌叫了一聲,隨即紅著臉忍住接下來的淫叫,隻可惜她背後的女人並非常人,而是傳說中的淫魔導士。辛西亞發覺亞薇在忍耐,立刻做出應變,雙手食指在她的乳尖上搓揉數下之後用力一按,同時貝齒輕咬著亞薇粉嫩的頸子。



  臻至最高境界的淫技自然不是亞薇這個小女孩所能抵擋的,辛西亞的每個動作都將她的淫欲挑撥到最大極限,不一會兒就讓亞薇尖叫著到達高潮──而辛西亞卻隻是僅僅揉了她胸部幾下、吻了她一下而已。



  「啊……不……」亞薇嬌柔地靠在辛西亞懷中,抓著衣服的雙手再無力氣支持下去,黑袍再度順暢地滑了下去,讓她的上身變得完全赤裸。



  「挺敏感的嘛……」辛西亞看也不看地伸出手,將亞薇的淫水提到她麵前說道:「淫蕩的你,要掩飾本性一定很辛苦吧?」



  「我……不……不是……討厭……」亞薇想反駁,但鐵證就放在自己麵前,哪容得她睜眼說瞎話。



  與小精靈一模一樣的臉蛋靠在亞薇臉頰邊,頑皮地舔著她細嫩的肌膚,彷佛在取笑她臉皮太薄一般,不過她的雙手卻依舊不安分地在亞薇身上進行著專業無比的調情手續,讓亞薇不斷地嬌吟著。



  「沒關係……快點泄更多出來……」辛西亞輕吻著亞薇耳後的肌膚,同時用一種極端媚惑的音調說著催眠術一般的話語。



  「不行……我不是來做這種事情的……啊……」畢竟是個法師,即使在欲火焚身的此時,亞薇還是能稍微保持住一點理性──雖然這一點理性根本沒多少用處。



  「忍耐……對身體不好唷……」辛西亞說道:「何況……試煉已經開始了呢。」



  「咦?啊啊啊!」亞薇突然覺得兩股灼熱的氣流從辛西亞手中流進她體內,瞬間就占據了她的全身,強烈的欲火熊熊燃燒,雙腿間潺潺流泄的淫水也像山洪爆發一般止也止不住。



  「現在你的感度是平時的十倍,當然高潮的頻率與快感也增加了十倍。在這種情況下,你必須通過淫獸的考驗,來到法杖之前,隻要碰到就行了,至於期限……就是一個月。」辛西亞說道,與此同時,亞薇腳下的大魔法陣也發出陣陣銀光,無數濕濕黏黏的史萊姆狀物體逐漸從法陣圖案的每一個縫隙中鑽出來,彷佛一開始就隱藏在地底般。



  辛西亞的幻影再次回到小魔法陣中,毫無表情地盯著亞薇,她接下來的工作隻有一個,就是監視著亞薇的試煉情況,不過她還是說了:「放心吧,這些家夥會灌注一種和精液很像的營養液給你,你就算一輩子都留在?麵也死不了,不過,一個月之後,若你還是到不了這?,我會主動將你送走的。」



  亞薇一脫離辛西亞的魔爪,立刻奮力往前衝去,既然隻要碰到法杖就結束試煉,當然得速戰速決。



  雖然雙腿依舊酸軟,但亞薇這一衝還是勢道十足,一瞬間就跨過了半個魔法陣,但就在這時,幾條比鹹濕之手更實在的觸手卷了上來,套住她纖細的雙腿,讓她噗地一聲砸進觸手堆?,此時她的指尖與法杖的距離僅僅不到一公尺。



  觸手堆?彌漫著一股詭異的淫靡氣味,在微微的腥氣之外還有股對亞薇而言非常陌生的男性氣味,從這點也看得出辛西亞的細心之處;隻可惜亞薇此時還沒有過任何男性經驗(第一次的經驗得等到數個月之後),對她而言,那隻不過是種能誘發自己淫欲的氣味罷了。



  「啊!」一察覺有女體進入它們的領域,幾條觸手立刻做出反應,毫無情調地猛力插入半裸女法師的前後庭。

  劇烈的脹痛感襲向亞薇的腦袋,雖然在先前怪手與辛西亞的撫弄下身體已經準備妥當,而且經驗也非常豐富,但這麼多觸手同時侵入的感覺還是令她感到相幫強烈的痛楚,一滴海棠之淚不免還是沿著臉頰滑了下來。



  不過,淚水還沒來得及離開亞薇的臉頰,它的主人倒是毫不留情地迅速變節,一陣陣嬌豔的喘息從她的檀口中吐出,雙眼中也流露出濃濃的欲望。



  或許是辛西亞在亞薇身上動的那個手腳使然,也或許不是,總而言之,被挑起欲火的亞薇很快就親自用身體發現這堆怪物的厲害之處。雖然同樣是淫獸,但燃柳的那隻和現在亞薇身下的家夥相比,根本就隻能算是一堆會動的蠢木頭,不過亞薇此時可沒那份閑功夫讚歎淫獸技巧好,因為瀕臨高潮的快感洪濤正猛烈地敲擊著她的意誌。



  即使經過斐雷嚴格的精神訓練,但亞薇畢竟還是個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少女,而且在此之前她還挺沈醉於這類享樂的,此時又怎能抵禦它們的攻勢?



  「啊啊啊啊~泄了!」亞薇嬌軀猛地僵直,被觸手完全占據的股間噴出小小的水柱,高潮過後,一陣強烈的酸麻感從子宮湧向腦海,但其中同時也夾帶著後續的快感。



  亞薇絲毫得不到休息,美好的裸軀在這堆暗紅色的邪惡觸手中被翻來覆去地玩弄著,雖然它們不再箝製亞薇的手腳,但那不斷來到、彷佛永無休止的高潮就已經讓她提不出半點力氣來,即使腦袋?麵還執著著眼前散放著金光的法杖,身體卻也沒有能力?起半根指頭去碰觸它。



  「唔啊……嗯……咕……」一根烏黑得發亮的觸手伸向亞薇麵前,她下意識地張開櫻桃小嘴,讓這枝怪異的軟管侵入口腔,竟然還用自己柔軟的丁香小舌纏裹著它。或許是亞薇的技術,也或許隻是巧合,觸手沒一會兒就從前端的球體狀膨脹物中噴出大量顏色、氣味、黏稠度都和真正精液沒兩樣的液體。



  亞薇雖然沒有心理準備,但她卻早已習慣這種突如其來的射精,不過這些黏液的量實在太多,害得她沒空閑可以細細品嚐它的氣味,隻能努力吞咽著。



  黏液下肚,立刻讓因泄了數次而略顯疲累的女體重新振作起來,這些液體其實是一種營養劑,可以延長「獵物」的壽命,讓她們乖乖在觸手的欺淩之下噴泄出飽含陰氣的淫精。



  人間界的生物──尤其是「類精靈種」,天生就稟賦著來自穹蒼天頂與九幽黃泉的陰陽之氣,對異界生物而言,他們所擁有的這股幾乎取之不竭的能量就是最佳的餐點,因此包括淫獸在內的各種異界生物往往是法師最容易召喚的對象。



  為了將難得的獵物做最有效的利用,本就具有相當智能的淫獸學會從體內產生營養劑來飼養獵物的方法,而其味道和精液相同,其實也隻是適者生存的結果。



  「討厭……戳那麼……深……人家……的肚子……滿了……啊……不要……轉……啊……嗯……好……麻……」亞薇淫亂地呻吟著,平時文靜的俏臉上布滿喜悅的酡紅,因過度刺激而流下的淚水一滴滴地灑在烏黑油亮的觸手堆上,美目微睜的她彷佛正全心全意地享受著被略食的快感,但法陣中的辛西亞卻能從她左瞳閃現的銀光中看出她並未放棄。



  不過心理沒放棄是一回事,身體肯不肯幫忙又是另一回事,而此時亞薇的嬌軀明顯是和她的意誌唱反調的,被不斷從口、淫穴甚至後庭注入營養液的肉體快樂地回應著觸手的擺弄,一陣陣蝕骨的酸麻從雙穴往上延伸,讓絕頂的淫精在嫩肉的抽搐下伴隨著大量的白濁黏液一同湧出。



  保持著原先撲倒的姿勢,全身上下都沾滿白濁黏液的女法師被觸手團團圍繞著。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每一根觸手的樣子其實都不太一樣,有些光滑無比,有些卻如砂紙般粗糙,有些觸手上麵甚至還有各種各樣的突起物──包括一些鈍刺般的顆粒。



  看來辛西亞為了取悅自己,在淫獸身上下的功夫還真不少,不過現在這可全都讓亞薇獨自「享用」了,隻見她趴在觸手堆上,雙手無力地擺在兩邊,掛在身上的黑袍早就被觸手們撕成碎屑,雙腳很勉強地撐在地上,一股股微有米色的白濁黏液從被撐得大開的雙穴中湧出,分成數條小溪不斷往下流去。



  兩條分別擁有螺紋與半球狀突起的觸手同時在女法師潮濕無比的淫穴?抽插著,不斷將自己所噴射出來的白濁液從縫隙中推擠出來;而亞薇的後庭雖然隻有一根沒多大動作的觸手,但其白濁液流量之大,卻令她尖叫不已。



  隨著黏液的灌注,亞薇平滑的小腹逐漸隆起,流進子宮的液體滾燙如岩漿,但占據腸子的白濁卻冷若寒冰,兩股溫度隔著薄薄的肌肉互相抗衡著,同時也強烈震撼著亞薇的嬌軀。



  亞薇張大嘴巴,無聲地叫著,她不知道該怎麼將此時的感受用任何聲音表達出來,但即使她知道,大概也沒能力叫出來吧。



  觸手們似乎不以將亞薇蹂躪成這副模樣而滿足,它們合力將她翻了過來,幾隻觸手架高亞薇的屁股,讓她能夠看見觸手在自己噴發著白汁的雙穴中進出的樣子。



  「討厭……不……」亞薇紅潤的臉頰又紅了幾分,看著粗大的觸手在自己的嫩穴?恣意抽送的樣子,視覺的直接刺激似乎更容易挑起她的羞恥心。頓時,一個淫蕩無比的巨乳欲女突然變得像是初嚐雲雨的清純少女一般,如此巨大的落差也成為日後亞薇最大的「賣」點。



  被亞薇自己弄得光滑無比的恥丘上沾滿了淫蕩的泡沫狀黏液,而且還不停往處於低處的小腹流過來,觸手的每一次衝擊都產生更多的泡沫,隨著襲向腦海的快感一同占據女孩的身軀。



  亞薇嬌喘著,柔若無骨的雙手搓揉著自己胸前傲人的碩大肉球,在她的手掌下,幾根比較細的觸手早已捷足先登,結結實實地將兩團乳肉勒得像葫蘆一般,連肌膚的顏色都變紅了。不過,亞薇像是沒了痛覺一般,依舊害羞地閉著眼,讓雙手搓捏著自己的胸。



  正當此時,兩條大約隻有半根小指粗細的觸手像藤蔓一般纏上了她不斷噴發乳汁的粉紅突起,接著毫不留情地將前端刺入其中,強製抽取她的乳汁。



  「嗚啊啊……不……」亞薇伸出手想把它們拔掉,但這兩條觸手卻像在她乳中生了根一般,她一用力拔,乳房內部立刻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痛得她淚水直冒,隻得任由它們蹂躪自己的胸部。



  就在這一刻,亞薇的理智取得暫時的上風,顫抖不已的雙腿蹬了一下,就著淫汁滑溜與圓柱狀觸手的地利,讓自己的身體又往前挪了數十公分,頭頂與法杖的距離眼看就隻剩下一點點,隻要她伸出手來就可以碰到。



  但這雙不爭氣的手卻偏偏淨往自己身上摸,或者抓住某根觸手,強迫它來玩弄自己。



  亞薇暗自詛咒著這副淫蕩肉體,但卻也十分清楚這一切其實都是自己的問題。不過,靜靜地站在一旁的辛西亞卻突然說道:「你的身體似乎還有未開發的潛質,你該知道,身為一個女人,最幸福的不是擁有魔法,而是讓自己無時無刻都沈溺在性欲的絕對快感之中,所以……放下無謂的矜持吧……何況,世界上也不僅僅隻有這麼一樣東西啊……」



  辛西亞催眠似的低語回蕩在亞薇腦中,她從未想過,一個有史以來最強的法師會將魔法看得比性欲更不重要,過往法師們賦予她、鐵一般的價值觀被辛西亞一句話完全打破,雖然她一時之間還無法接受這離經叛道的淫欲價值,但卻為她日後的選擇留下了一個逐漸顯明的伏筆。



  也不知道辛西亞動了什麼手腳,本來群聚在亞薇身邊的觸手突然扭動了起來,乍看之下就好像有無數條巨蟒遊動一般,接著,觸手上長出無數細小的突觸,毫不留情地刺入亞薇柔嫩的肌膚。



  「啊!」亞薇尖叫一聲,突觸的刺入並未帶給她理所當然的痛楚,即使敏感的陰核與嬌嫩的粉紅花瓣甚至像帶著黑刺的仙人掌一般,密密麻麻地少說也有上百根刺,但她卻隻覺得全身麻木,連動一下都不可能。



  細如牛毛的黑刺自然也不放過亞薇的頭臉,雖然隻是一刺即離,但卻也代表亞薇得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變成刺蝟。



  「啊啊……啊……」慘遭千針萬刺的亞薇隻能從麻痹的嘴中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身體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即使眼前的裸軀依舊完美無暇,但自己的腦袋卻完全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放心,我不像某些變態喜歡對人開腸剖肚、隨意改造,」辛西亞說道:「不過這些淫獸可不見得沒興趣……」



  亞薇聽到此處,眼淚立刻狂湧而出,不過辛西亞卻又繼續說道:「當然在我麵前它們是不可能幹出這種事情的,現在它們隻是想解放你的「某些東西」,我也不需要解釋,很快你就會體驗到了。」



  話聲剛落,亞薇馬上察覺身體可以動了,那些細刺竟在她流淚之時消失無蹤,絲毫沒有在因「運動過度」而顯得暈紅的雪膚上留下任何痕跡。



  「啊啊啊啊啊!」亞薇發出更激烈的慘叫,現在的她居然能清楚地感受到觸手在她身體上所做的一舉一動,連黏液衝擊著子宮的感覺都一清二楚,身體就像是專門用來承受淫欲快感的容器一般無止盡地接收所有的刺激,然後做出更激烈的反應。



  「啊……啊啊……嗯……」亞薇嘴?發出無意義的呻吟,纖腰竟開始配合著觸手的動作上下扭擺著,而且動作還不斷加大,後來索性整個人翻回原來的狗爬式,配合著觸手刺入的動作一次又一次地將粉臀往後撞去。



  激烈的動作令亞薇的長發與乳房不斷擺動著,連觸手都無法牽製住這兩顆大有份量的巨乳,帶著濃濃春情的臉蛋上依舊有著些許的羞澀,但卻有著更多的喜悅,明顯已完全投入性愛歡愉的豔麗肉體散發著強烈的媚惑氣息,連辛西亞都為之動容。



  「啊嗯!」亞薇嬌吟一聲,迷離的雙眼望向自己遭遇爪襲的美乳,辛西亞以熟練的手法,像揉麵團一般或鬆或緊地搓揉著它們,手到之處,原本還被觸手弄得有些刺痛的乳肉立刻傳來電擊一般的酥麻快感,亞薇臻首一仰,身體也顫抖了起來,火熱的陰精再次噴泄而出。



  「雖然我沒辦法像實體一樣給你完全的快樂,不過還是勉強可以讓你變得更淫蕩唷……」辛西亞吻著亞薇的後頸與背脊說道。



  「來吧。」辛西亞手一招,一條觸手就聽話地來到辛西亞雙腿之間,依附在她的身上。



  「穿著衣服搞……也別有趣味唷。」辛西亞看也不看地把腰一挺,準確無比地將依附在她身上的觸手刺入亞薇早已塞飽觸手的潮濕蜜穴。



  被後來居上的觸手並未用滿布於它身上的口器咬對方幾口,反而像壁虎斷尾一般自動切斷留在亞薇體外的部分,然後三合為一,變成一隻擁有三種不同表麵紋理的巨大觸手。



  黏附在雙腿間的觸手就像她創造出來的魔法肉棒一般,隨著辛西亞的動作侵略著亞薇的肉穴。辛西亞細致入微的動作比起觸手的粗暴狂野來,更令亞薇感受到對方的溫柔體貼;不過,辛西亞的動作其實比先前的觸手更大,隻是每一擊都恰到好處地刺激到該刺激的地方,讓亞薇在完全沒有不適的狀態下迅速飛上一次又一次的情欲顛峰。



  「哼……嗯……哈啊……好……舒服……舒服得……像……快死……掉……一樣……全身……都……不見了……不見了……啊……」烏黑的長發批散在亞薇汗濕的俏臉上,遮住了她紅潤的臉頰,也同時遮掩了她的羞恥心。不過辛西亞可沒這麼容易放過她,她幾乎臉貼臉地靠在亞薇背上,以更具催眠效果的語氣說道:



  「你還能更淫亂的……放下一切的束縛吧……現在……你說說看……你想要什麼?……你感覺到什麼……」



  「我……人家……啊……呀啊……人家的淫穴……好熱……麻……棒棒在?麵……好……滿……滿足……啊……屁股……也……也想……要……啊……人家的淫水……又要流……了……啊啊!」亞薇身體前後搖擺著,讓巨柱在她穴?擠出大量的淫液,正在興頭上的她絲毫沒發現辛西亞這時除了雙手以外根本沒動作,還兀自淫亂地喊著「用力幹我」。



  「我沒有動啊……嘻嘻。」辛西亞笑瞇瞇地舉出這殘酷的事實,亞薇的臉蛋頓時變得通紅一片,但身體卻依舊淫蕩地擺動著,讓結合部發出噗滋噗滋的響亮水聲。



  「啊……不要……討厭……嗯啊……好……深……哦……」亞薇拼命搖著頭,但快感卻如附骨之疽一般揮之不去,全身的細胞似乎都在期待更強烈的刺激與更多的白濁液澆灌,早已注滿的子宮與腸壁也強烈收縮痙攣著榨取藏在觸手中的白色黏液



  辛西亞看著害羞卻又淫蕩的亞薇,說道:「像這樣……淫蕩的你才有資格當我的繼承人,或者你想留下來和我一起……享受這永?的快感?」



  亞薇的身體早已屈服在欲望之下,僅剩的理智也不足以牽製脫口而出的「我願意」,但就在亞薇艱難地轉過頭想說出這要命回應的瞬間,辛西亞秀美的臉龐卻率先映入她的眼中,頓時,她想起世界上還有一個與她擁有相同麵貌的精靈少女正等待著她,同時也想起伊莉亞與羅莉這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



  一想到她們,那句能讓她永沈欲海的簡單話語立刻煙消雲散,同時左手也像被三個少女支持著一般放開緊握著的觸手,緩緩伸向法杖。



  「嗯?」辛西亞詭異地一笑,曲折自如的觸手肉棒狠狠地貫入亞薇的子宮?,激烈無比地噴射出大量液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亞薇全身猛烈地顫抖,一股股既灼熱又冰寒刺骨的黏液將她的子宮撐得老大,本來隻有略為隆起的肚腹漲得像足月的孕婦一般,就算被魔法之雷劈到都不見得比得上的強烈刺激蹂躪著亞薇的每一條神經,淚水從圓睜的眼眶中滾落,將臉上即將幹涸的白濁痕跡洗出兩條痕跡來。



  每一次的射擊,都讓亞薇衝上一次高潮,淫液與陰精像要將她全身都掏空一般狂泄而出,她的眼中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隻剩下強烈的白色閃光將視野完全填滿,女法師腦海中所有的念頭在這海嘯般的快感衝激下變得微不足道,但亞薇最後一瞬間的垂死反撲還是令她僵硬的手握住了辛西亞之杖冰冷的金屬杖身。



  「啊……啊……啊……啊……」亞薇的嬌軀兀自抽搐著,但本該瘋狂蹂躪著她的觸手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彷佛它們本來就不存在於此似地。



  「恭喜你通過試驗。」辛西亞的幻影再度回到了小魔法陣,臉上有些讚許、卻也有些惋惜。



  亞薇這才從快感的夢境中醒來,自己身上的黑袍依舊淩亂地掛在身上,雖然露出了半邊美乳與兩條白皙圓潤的玉腿,但本該被撕成碎片的它此時卻完好如初地掛在自己身上。而應該保持著狗爬姿勢的自己,也隻是跪坐在法杖之前,右手還緊緊握著它。



  「這是幻覺嗎?」



  「你認為呢?」辛西亞莫測高深地笑了笑,而這種表情絕不會出現在小精靈的臉上。



  「不……不是……」亞薇身體晃了幾下,說道:「我的身體……如果太激烈運動的話就會這樣……所以……不是幻覺。」



  辛西亞微微一笑,說道:「現在,你得到了我的法杖,這是通過試煉的獎賞,同時,我還有另一個獎賞給聰明……又淫蕩無比的你。」



  「啊!」亞薇突然淫叫一聲,無數黏稠的白色液體從自己腿間的雙穴不斷湧出,比精液更濃稠、有如即將幹燥的石膏一般的黏液緩緩纏住她裸露的雙腿,而且流出的速度還有加快的態勢。



  「放心,乖乖享受吧……等你從這?麵出來的時候,可愛的你就會煥然一新囉。」



  無數的觸手再度出現,將亞薇整個人舉了起來,而從她雙穴?湧出的白濁液卻越流越多,即使幾根觸手幫忙亞薇塞住「源頭」,卻也無法阻止其流勢,反而是觸手所噴出的白色黏液被它吞並,一同卷上亞薇的軀體。



  黏液所到之處,黑袍立刻消逝瓦解,像被強酸腐蝕一般,但奇怪的是亞薇嬌嫩的肌膚卻是一無所損,其所散發的濃烈的精液氣息更令她陶醉地瞇上了眼。



  「啊……好……啊……」亞薇輕聲淫叫著,身體也逐漸被包裹了起來,最後竟然整個人被淹沒在白色的人型黏液團中。



  被包裹起來的亞薇對自己還能呼吸微感詫異,但也進一步證實了辛西亞確實沒有惡意,當然她若要害死自己也不需要這麼大兜圈子。雖然還能呼吸,但更為濃烈的精液腥臭也大量侵入亞薇的鼻腔,而且還完全不給她嗅覺疲勞的自由,令她淫水四溢、乳汁橫流,當然也全都成了這白濁人形的構成材料去了。



  隨著白濁液不斷增加,原本的人型也逐漸隱沒,變成一個巨大的球體,辛西亞纖手一彈,所有觸手立刻刺入白濁球體之內,玩弄著已經被精液氣味搞得芳心大亂的美麗少女。



  「啊……嗚啊……討厭……」泡在怪異黏液中的亞薇清楚地聽到自己的聲音,也清楚地感受到觸手的摩弄,但睜大的雙眼前卻隻是一片乳白色,或許是失去視覺的緣故,她的身體變得比原先更為敏感,也更能享受觸手的奸淫與愛撫。



  「它能治好你以前累積下來的內傷,你就盡情地享受吧,等「那時候」到了,這顆球會自動瓦解的。」辛西亞說道。這時,白濁液所聚成的球已經飄在半空中,無數粗細不一的黝黑觸手彷佛將這顆球撐起來似地包圍其外,隱約還能聽到球中亞薇淫媚的呼喊。



  球體中的亞薇懸浮著,巨大的液體球讓她能自由地擺出各種淫蕩的姿勢供觸手奸淫,而一些奇形怪狀的體位也因它的失重狀態而成為可能,或許是恃著沒人看得見她,亞薇竟然沒有半點害羞的感覺,放肆地扭動貪淫的身體渴求更強烈的快感。



  她搓揉著自己豐滿的肉球,滑溜的黏液讓手感變得更好,一陣陣酸麻的快感沿著脊椎直衝腦海,她知道自己又泄了,而她也知道自己會繼續這樣下去,直到辛西亞──或者自己玩夠為止。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短,正當亞薇在白濁球中過著不知日夜的荒淫日子時,其餘三個女孩也正沈溺在某人的肉體之上,感受著來自他人與自己身體深處的淫靡渴望,精液與愛液是她們最冀求的美食,高潮泄身是她們最期待的時刻,一趟本該修煉自身的旅程在辛西亞的力量之下成了淫蕩的性愛日記。



  懸浮於辛西亞研究室的白濁球體在經過二十餘日之後,突然發出一陣強烈的銀色光芒,觸手們在這銀光的照耀之下消失無蹤,而白濁球體就彷佛孕育胚胎的巨卵一般從中緩緩裂了開來,讓一臉滿足與陶醉神情的全裸少女回到這久違的現實世界。



  「插……插我……」亞薇閉著雙眼,嬌媚地說道,卻發覺觸手們竟毫無響應,她睜開眼一瞧,隻見到辛西亞正饒富興味地看著她,亞薇臉蛋唰地一紅,雙手忙亂地遮掩著自己裸露的身軀,卻詫異地發覺自己身上竟然一點濕也沒有。



  「我將你的身體從頭到尾修補了一次,這段時間內你呼吸、飲食的通通都是我特製的精液,因此現在你的身體可說是由精液所組成的,強度方麵和普通人差不多,你也不用再擔心自己會用幾個法術就虛脫或者吐血了。」



  亞薇的身體在法師之中也屬於孱弱型的,主要是因為她幼時長期營養不良,加上當扒手失風被痛揍過許多次,有時扒不到錢還會被那名義上的酗酒父親吊起來打,因此身體早已存在許多傷員,隻要發動幾個需要生命力量的魔法,亞薇的健康狀態就會變得很糟,辛西亞看穿了這一點,替亞薇搞了一次「精液化身」,表麵上是單純的獎勵,實際上卻是希望她能擁有足以應付強烈淫欲的健康肉體。



  「啊……謝謝……」亞薇低著頭、紅著臉道謝著,聽到自己的身體由精液組成,任誰都會覺得不自在。



  「我們的緣分也即將結束,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告訴你,我並非辛西亞本人,我隻是她用魔法保留下來的精神意念。」



  「那本人呢?」



  「本人就是你。」辛西亞說道:「之前我借著幻境淫獸的力量探查過你的身體,你身體?確實有我的靈魂,而你的銀色眼睛也證明了這件事。」



  亞薇聽到自己就是辛西亞,一時間竟呆住了。



  「可是我……」



  「你的記憶都是真的,更不需要懷疑自己為什麼沒有辛西亞的本事。因為當時的我隻想重新開始,自然不可能留下任何記憶。但是你確實是辛西亞的轉生。」



  「但是你很明顯的並沒有取回過去的魔力,因此到現在還是個二流法師。」辛西亞若無其事的將亞薇最不願想起的事情說了出來,但自己卻連扁她一頓的機會都沒有,畢竟這個分身根本沒有實體,要揍也揍不到。



  「先不要急著揍人,你之所以缺乏魔力,是因為我轉生的時候將魔力與靈魂分開,如果你想取回魔力的話,我可以告訴你該怎麼做。因為這就是我存在的目的。」辛西亞接著說道:「可是……我在你的記憶中也發現,若你想要力量,你將可能作出極大的犧牲,這樣你還想知道嗎?」



  「當然想!」



  亞薇迫切地回答道,但她並不知道這個決定會令她與小精靈徘徊在黃泉的路口,更令她想起自己成為法師的真正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