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综合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武動乾坤之淫魔亂舞] 3

[武動乾坤之淫魔亂舞] 3
发布时间:2019-06-27 02:01:19   浏览次数:115

隨著宗族大會臨近,林氏宗府內一片忙碌的景象諸多林氏宗族年輕一輩各

個振奮精神,努力修煉,以求在大會比武上取得更好的名次,一戰揚名。



  只是當他們路過宗府內一處幽靜的府邸之時,卻無不露出一臉的敬畏之色,

因為這是他們林氏宗族這一代最為璀璨的明星——林瑯天的居所。在林氏宗族年

輕一輩心中,林瑯天是一座無法超越的豐碑,即便是這普通的府邸也彷彿因為他

的存在而變得光輝萬丈。



  「林瑯天大哥現在應該也是在修煉吧。不知道現在他的實力究竟是達到了何

種程度呢? 」



    ***   ***   ***   ***   ***



????府邸深處。



  林瑯天赤裸著精壯的身子端坐在床上,卻並未如同外人所想的一般在修煉元

力,反而有一名身著黑色半透明衣裙的絕色女子跪坐在地上,伏在林瑯天的腿間。

這名女子看上去似乎極為年輕,肌膚白皙如雪,柔順的青絲,被一根簡單的玉簪

隨意的束著,反而是透著一絲絲的嫵媚。黑裙樣式極為輕薄暴露,只能勉強包裹

著女子豐潤曼妙的玉體,勾勒出動人之極的誘惑曲線。



  女子嬌豔的紅唇此刻正努力的吞吐著林瑯天的肉莖,發出聲聲淫靡的吸吮聲

音,白皙的俏臉上一片紅潤,上衣衣襟大開,一隻大手探入裡面,肆意揉搓著兩

團豐滿堅挺的酥乳。



  隨著林瑯天的一聲低吼,女子將口中的肉莖深深含住,咽喉不斷蠕動著,似

乎在努力吞嚥著什麼,俏臉憋得通紅。片刻後,才抬起頭來嬌聲喘息著,紅潤的

櫻唇上隱隱有白色的液體殘留。



  「呵呵,芊芊的口交更加熟練了呢,果然是大魔門新一代最傑出的弟子,學

什麼都這麼快呢。 」



????林瑯天輕佻地抬起女子雪白的下頜,隨意的話語中卻是將女子的身份點了出

來,她正是大荒郡中一方大勢力——大魔門中號稱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少女——

慕芊芊。



  大荒古碑一行,林瑯天雖然在林動手裡吃了點小虧,卻也算得上收穫頗豐,

單是一部造化武學就足夠他受益匪淺,同樣在場的慕芊芊自然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以他的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此女不但姿容絕代,資質上佳,更是天生媚體,對於

修習《淫魔鑑》的林瑯天來說,是絕佳的助力,不容放過。



  為了將她捕獲,林瑯天孤身一人在大荒郡潛伏,隱匿多日,終於尋到機會,

在大魔門和武盟聯手前往陰隗宗搶奪吞噬祖符,宗派守衛空虛之際出手,偷襲之

下將慕芊芊擒獲,而後在穆師的暗助之下施以暗算,將大魔門門主穆雷殺死。大

魔門群龍無首,人心渙散,不久便被陰隗宗和武盟瓜分吞併。趁著大荒郡混亂之

際,林瑯天挾持著慕芊芊輕易離開,秘密回到了林氏宗族,幾經調教,終於讓她

屈服了。



  「都是……主人的教導,芊芊才能做得這麼好。」



????此刻的慕芊芊卻是沒有了數個月前那身為天之驕女的驕傲自信和意氣風發,

變得乖巧非常,言語間隱隱還露出些許畏縮。失手被擒,被挾持回林氏宗族後,

慕芊芊就被林瑯天奪去了處子之身,種下了魔種。林瑯天傳自《淫魔鑑》的種種

手段讓她欲生欲死,幾乎被玩的徹底崩潰,再加上體內魔種的影響,慕芊芊只是

堅持了半個月就臣服在林瑯天的胯下,成為了他的女奴,被林瑯天藏匿在自己的

府邸中方便他日夜姦淫蹂躪,再加上林可兒的幫襯,居然沒有被林氏宗族任何一

人發現。



  有了林可兒和慕芊芊,林瑯天的日子過得逍遙無比,修煉起來也是進展極快,

不過數月時間已然跨過半步造化的門檻,真正突破至造化境小成,這般速度,在

大炎王朝之中真正算得上天縱奇才。



  望著慕芊芊怯弱柔順的姿態,被單薄的裙衫包裹的妖嬈身姿誘人無比,林瑯

天因為剛剛的口爆而稍顯疲軟的肉莖再度硬了起來。看到這奪去了她的處子身,

又讓她無數次欲仙欲死的猙獰凶器,慕芊芊嬌軀一顫,心中渴望卻又畏懼不已,

不知不覺間,緊緊夾著的雙腿間已經有些濕潤了。



  將慕芊芊推倒在大床上,林瑯天肆意打量著那被貼身裙衫包裹而曲線畢露的

豐滿嬌軀,大手握著那一對豐滿滑膩的酥乳愛不釋手的把玩著。也許是因為修煉

過大魔門的煉體武學,慕芊芊的身體除了少女的柔軟豐潤,更別有一番健美柔韌

之感,在床第之間別有一番滋味。雖然已經玩兒過很多次了,但是那迷人的胴體

依舊讓林瑯天沈迷不已。



  見慕芊芊已經被玩弄的嬌喘細細,媚眼如絲的嬌態誘人不已,林瑯天淫笑著,

將裙衫下擺撩起,分開那一雙修直的美腿,肉莖抵在早已濕潤了的黑色森林地帶,

摩擦了幾下後猛的插了進去開始有節奏的抽送起來。



  「哦……嗯……好……啊……」



????隨著林瑯天的突進,慕芊芊紅潤的小嘴微微張開,嬌媚地呻吟著,隨著抽送

的加快,漸漸開始大聲起來,豐潤的嬌軀不自覺的迎合著男人的進攻,嫵媚的俏

臉上滿是春意的紅暈,修長圓潤的雙腿緊緊夾著林瑯天強健的腰背。



  緊閉的房門突然被叩響,被打擾了好事,林瑯天劍眉一皺,正欲發作,卻又

停了下來,一邊兒繼續在那濕潤緊窄的甬道中衝刺著,一邊兒揮出一道元力打在

牆上某處,在一陣機簧響動聲中,大門徐徐開啟,露出了一道身著素白衣裙的倩

影,秀美的俏臉,湛藍的重瞳,正是林可兒。



  雖然裡面的場景在意料之中,但是真的看到了還是讓林可兒俏臉一紅,躊躇

片刻,走了進來。



  「我讓你辦的事,怎麼樣了?」林瑯天直直看著林可兒,沈聲問道。



  「我,和她提過了,她,答應了,明天會去我那裡……」



????林可兒似乎有些不情願,卻不得不說道。



????「青檀那麼善良,你,你不可以傷害她的。」



????「嘿嘿,林青檀,要怨就怨你的哥哥不識好歹,螻蟻一樣的分家之人,居然

妄圖挑戰宗族權威,哼,等宗族大會上,他若敢現身,我定要他身敗名裂。至於

現在,先在她妹妹身上收點利息。 」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對青檀動手的,她,她是無辜的啊。」林可兒花容失

色道。



  「我林瑯天要做的事,也輪得到你來指手畫腳?桀桀,可兒,看來你真的挺

在意這個臭小子的呢。 」



????林瑯天一把攬住林可兒的纖腰,緊貼在她飽滿酥軟的胸脯上,一邊兒揉搓著

她的翹臀,一邊兒獰笑道:「我不單單明天要玩兒了那林青檀,等在族會比武上

廢了那小子,我還要當著他的面玩弄他的好妹妹,讓他知道得罪我的後果。 」



????森然的冷笑讓林可兒和慕芊芊如墜冰窟,茫然中,林瑯天熟練的剝光了林可

兒身上的衣衫,將那具白皙光潔,曲線玲瓏的嬌美女體推倒在床上,淫笑著撲了

上去……



  ……



  午後,一名身著淡雅青衣的少女施施然來到了林可兒的小院,少女身姿修長

面柔韌,香肌玉膚,淡掃蛾眉,一對剪水雙瞳,顧盼流轉間,即便同為女兒身,

也讓林可兒著實驚艷非常。



  「可兒姐姐,你不是說要給青檀一份驚喜麼?在哪呢,快讓人家看看嘛!」



????小姑娘抱著林可兒的手臂不斷搖晃磨蹭著,俏美的小臉蛋上滿是欣喜和迫不

及待。



  看著這開朗活潑的美麗少女,清麗秀美的俏臉上滿是洋溢的青春動力,想到

她即將到來的遭遇,林可兒的心中充滿了負罪感,心中一陣動搖,幾乎想要不顧

一切的讓她離開這裡。只是這念頭剛剛萌生,卻在體內某種神秘的力量作用下,

根本無法湧動起來,掙紮了一瞬,卻是終究沒法反抗。



  「對不起了,青檀,我現在也是身不由己,只希望,你之後不要恨我。」



????諸般念頭在心中默默轉動,林可兒外表卻是絲毫不露聲色,牽著青檀的小

手將她引入了自己的閨房之中。



  「來,先喝杯茶,姐姐給你的驚喜,很快你就知道了哦。」



????林可兒淺笑著沏了一壺上好的靈茶,倒了一杯給青檀,看著小姑娘開心的一

飲而盡,藏在水袖中的玉手緊握著,如水的目光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似無奈,

似愧疚,又似不忍。



  「真香呢。」絲毫沒有註意到林可兒的異樣,青檀眼波流轉的大眼睛瞇成了

美麗的月牙,放下茶杯,嬌笑道:「可兒姐姐,茶也喝了,到底有什麼好東西,

快拿出來給青檀嘛! 」



????「好好好,青檀乖乖的坐著,我這就過去。」纖纖玉手在青檀烏黑如瀑的秀

發上輕輕撫過,看著青檀享受的瞇起大眼睛,林可兒輕笑著起身,身形略微有些

不自然的向重重帷幕之後走去。



  趴在小桌邊上的青檀小手撐著圓潤的下巴,小口抿著杯中的茶水,等待著林

可兒的「驚喜」。不知不覺間,一陣昏沈之感湧了上來,青檀搖了搖頭,然後便

一頭栽在桌上,失去了知覺……



  「嗯……我這是……怎麼了……頭……好暈……這是……什麼聲音……」



????意識從黑暗中緩緩甦醒過來,昏沈無力的感覺尚未退去,陣陣暈眩感讓青

檀秀眉輕皺,無力的晃悠著小腦袋,想要清醒一下,隱約間,還有陣陣奇怪的

聲音傳來,聽起來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覺。



  「剛才……我好像在……可兒姐姐……」昏沈之感漸漸消失,青檀漸漸清醒

過來。吃力的睜開眼睛,眼前的一幕卻是讓她大吃一驚。



  不遠處的床上,三具赤裸的身體正緊緊交纏在一起。外人面前一向清雅冷傲

的林可兒此時卻是一臉的春意,赤裸著白皙曼妙的胴體跪趴在大床上,翹著圓潤

的美臀迎合著來自後方的衝刺,甜膩的呻吟聲聽得青檀都有些臉紅了。 ,而正在

侵犯著林可兒的那個男人青檀也很熟悉,正是被林動一家人念念不忘的林瑯天。



  此時的林瑯天也不再像外人面前那般冷漠孤傲,俊逸英偉的臉上滿是淫邪的

笑意,看上去頗有幾分邪魅的異樣,只是在青檀眼中,反而是令她作嘔。還有一

名女子從後面緊摟著林瑯天雄健的後背,兩團綿軟雪膩的酥胸緊貼著他,隨著兩

人身子的起伏不斷摩擦著。



  雖然對男女之事依然有些懵懂,但是這勁爆之極的場景依然讓青檀俏臉通紅

一片。吃驚之下,她猛然發現周圍早已不是之前林可兒的閨房,而她的雙手雙腳

被鎖鏈拷著拉開,擺出一副「大」字形的姿勢,更讓她驚慌的是一身元力盡數都

被封印住,絲毫也無法動用,不過好在一身衣衫雖然有些淩亂,總算還是完整的,

這讓青檀略略放下心來。



  「哦,終於醒了麼?呵呵,這才有點意思啊。」



????夾在兩女之間的林瑯天察覺到了青檀的甦醒,邪笑著看著俏臉有些慌亂的青

檀,下身卻依舊不停的向前挺動著。



  「你,你對可兒姐姐做了什麼?快放開她!」



????看著往日親切可人的可兒姐姐被人肆意蹂躪,青檀只覺得心中有火在燃燒,

一雙妙目瞪著林瑯天,嬌聲怒斥道。



  「做什麼?自然是做男女間愛做的事了,呵呵,你讓我放開她?可兒可不願

意呢,她可是享受的很呢,可兒,你告訴她,你是不是很舒服,嗯? 」



????林瑯天一臉戲謔,拍了拍林可兒的翹臀,示意她說話。



  「舒服……哦……不……青檀……不要看……啊……不要看我……好羞人的

……」



????林可兒清麗的俏臉上,表情異常複雜。被脅迫著親手將青檀推入火坑,她心

中無比愧疚,在好姐妹面前被人像女奴一般肆意侵犯玩弄,讓她羞憤欲死,但是

從身體各處傳來的強烈快感卻又讓她難以自拔。異常複雜的情感湧入,林可兒聲

聲哀泣著,清亮的淚水順著俏臉淌下,她只覺得一顆芳心此刻彷彿要破碎一般。



  「可兒姐姐,你,你怎麼樣了?」青檀急切的問道。



  「呵呵,她能怎麼樣?你就不奇怪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嗯?」林瑯天把

玩著林可兒胸前的酥乳,不疾不徐的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



????青檀嬌軀一顫。方才被三人的淫戲所吸引,並未多想,此刻聽到了林瑯天的

話語,不由一怔,昏迷之前的記憶漸漸浮現,稍一思索,青檀的心中隱隱有了答案。



  「難道是……可兒姐姐?」



????緩緩抬起頭,凝視著一臉迷亂的林可兒,青檀一臉的難以置信,似是不相信

那一直對自己照顧有加的林可兒會出賣自己。



  「呵呵,沒錯,就是她。」林瑯天一字一句的答道。



  林瑯天的話語讓青檀如遭雷擊,紅潤的俏臉一下變得煞白,嬌軀顫抖著,死

死盯著正在和林瑯天纏綿的林可兒,貝齒輕咬著紅唇,顫抖著道:「為什麼,為

什麼?可兒姐姐,為什麼這麼對我? 」



????「對不起……對不起……青檀……嗯……原諒我……我也是……啊……身不

由己……主人的命令……啊……我……對不起……啊哦……」



????林可兒淚如雨下,玉手緊緊抓著床單,俏臉高高仰起,雪膩的嬌軀猛然一陣

僵硬,竟然被林瑯天玩弄到了高潮。挺直的嬌軀激烈顫抖著,好片刻方才軟軟的

倒在床上,無力的喘息著,淚痕斑駁的俏臉上一片紅潮。



  望著一臉悔恨痛苦,卻又被強制玩弄到高潮洩身而春情上臉的林可兒,想起

之前她對自己的愛護和照顧,青檀冰冷的心漸漸的暖了起來。



  「沒關係的,可兒姐姐,青檀不會怪你的,真的,這不怪你。」



????青檀目光柔和如水,清麗的俏臉上滿是疼惜,溫聲道,心中卻是對林瑯天痛恨

到了極致。



  「對不起,青檀,可兒對不起你,你真的不恨我麼?」



????高潮後,全身酥軟無力的林可兒,勉力抬起頭,俏臉上滿是希冀的注視著青檀,

彷彿一個柔弱的小女孩在祈求別人的原諒一般。



  「可兒姐姐……」



????「哈哈哈,姐妹情深,真是感人呢。」



????林瑯天一邊兒拍打著林可兒的美臀,一邊兒淫笑著道,死死盯著青檀的雙眼

滿是慾望和貪婪:「好一個清純絕麗的小美人兒啊,真不知道一會兒玩起來滋味

又如何呢,一定很爽吧。 」



????「你……你無恥。」



????青檀氣的俏臉發白,已經頗具規模的飽滿酥胸激烈起伏著,晃出誘人的弧線,

林瑯天的目光彷彿黏在了上面一般死死盯著那一對挺翹。



  半晌,林瑯天將林可兒和慕芊芊從身邊推開,赤裸著雄健的身子走到了被鎖

鏈拘束著的青檀身邊,下身猙獰的肉莖依然挺立著,上面還沾著從林可兒身上帶

來的水痕。



  捏著少女雪白的下巴,林瑯天深深吸了一口氣,一臉陶醉,淫笑著愛撫著青

檀還略顯青澀的少女胴體:「真是好香呢,想不到分家之中居然還有這等極品,

看來這群卑微的螻蟻也並非是一點價值都沒有,至少還能讓我好好地享受一番,

哈哈哈。 」



????「放開我,你放開我,你這無恥的淫魔!」



????青檀用力掙紮著,被鎖鏈捆縛住的嬌軀不斷扭動著,試圖掙脫林瑯天的褻玩。



  「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的!你叫的越響,一會兒我幹你的

時候就越爽呢,桀桀。 」



????「你,滾開,我……唔……唔……」



????青檀張口慾罵,小嘴卻猛然被林瑯天堵住了,只是發出幾聲低沈的嗚嗚聲。

林瑯天吸吮著青檀紅潤的粉唇,舌頭靈活的撬開貝齒,深入了少女芳醇的小口中,

抓捕了粉嫩的香舌,大肆挑逗著,品嚐著少女香甜的津液,雙手也不停歇,在柔

軟的少女胴體之上肆意撫摸起來。



  唇舌交纏了許久,品嚐夠了青檀小嘴的芬芳,林瑯天終於鬆開了已經被他吸

得有些紅腫了的紅唇。



  「咳咳,你,你,林動大哥一定會殺了你的!」青檀喘息著,明亮的眸子死

死盯著林瑯天,眼中彷彿有火焰在燃燒。



  「林動?不過是卑微的分家之人,居然妄圖挑釁我宗室的威嚴,這次宗族大

會,他要是不來也就罷了,如果敢出現,嘿嘿,我自然會讓他知道我的手段。 」



????提到林動,林瑯天一臉的陰沈,言語間森冷異常,顯然林動先前幾次三番對

他的忤逆和挑釁讓霸道慣了的林瑯天極為憤怒。



  青檀也不爭辯,只是別過頭去,不再言語,俏臉之上一片冷然。



  美人薄怒,別有一番美態,更何況是青檀這般絕色,雖然嬌美的容顏此刻尚

還稍顯青澀,不似綾清竹那般絕代傾城,卻已然初現芳華,看的林瑯天雙眼直冒

精光。在青檀的尖叫聲中,林瑯天粗暴的將少女裹體的青衫撕成了碎片,露出了

少女初長成的雪膩嬌軀。豐滿滑膩的酥胸,纖細柔韌的小腰,圓潤挺翹的嬌臀,

修長筆直的美腿,還有少女最為神秘的私密之處盡露,儘管林瑯天早已閱女無數,

但是此刻仍然不自主的呆了片晌。



  感受到林瑯天灼熱的視線在她的赤裸嬌軀之上肆無忌憚的掃視,青檀又羞又

怒,清麗可人的俏臉漲得通紅,一雙眸子裡彷彿要噴出火來一般。眼看著林瑯天

將手伸到了她純潔的少女胴體上大肆撫摸遊走,強烈的屈辱之感讓青檀終於忍不

住哭了出來。



  「別碰我……嗚……走開……走開啊……嗚……林動大哥……救我…………

嗚……不要……不要……」



????愛撫著青檀嬌柔的女體,在青檀悲切的啜泣和哭叫聲中,林瑯天只覺得胸中

的鬱氣瞬間變得暢通無比。淚眼朦朧的青檀一副嬌弱的美態,卻偏偏以一個極為

放浪的姿態被漆黑的鎖鏈牢牢捆縛住,這怪異的組合足以讓任何正常的男人一見

之下就立刻想要撲上去,狠狠的淩辱一番。



  托著青檀挺翹的嬌臀,將白皙纖長的美腿解開後緊緊抓著不讓她掙脫,林瑯

天已經硬挺到極致,正在不住上下點頭的肉莖抵在那稍顯稀疏的森林地帶,摩擦

著緊閉的嬌嫩唇瓣。懷中少女嬌軀陣陣戰栗,林瑯天清楚地感覺到這倔強少女心

中的懼怕,不由更加得意。青檀潤澤的紅唇此刻都失去了血色,咬的緊緊的,敏

感的下身清晰的感覺到身前男人那醜陋的東西貼在她那裡的火熱觸感,在失身的

威脅之下,她的心中滿是無助和恐懼,只是無力的搖著頭,做著無用的拒絕。



  「好好的看清楚哦,給你開苞的時刻,以後都不要忘記哦!」溫和的言語中

藏著無比的殘忍和淫邪,林瑯天用力一頂,肉莖勢如破竹地插入了青檀純潔的甬

道,輕易地粉碎了那層象徵著少女純潔的薄膜,深深頂在了處女花穴的盡頭。



  「林動大哥,對不起,青檀不再純潔了……」



????下身傳來撕裂般的劇痛,彷彿身子都要被撕開一般,隨即男人的肉莖深深插

入,滿滿的膨脹感更加劇了痛楚,讓青檀柔軟的身子一陣僵硬,而青檀的芳心也

被無盡的酸楚和痛苦填滿。



  曾經,青檀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將少女最珍貴的東西奉獻給他心中最愛

的林動大哥,但是現在,純潔的身子卻被仇敵以最殘酷的方式生生奪走了,將來

一切的美好都成為了破碎的泡影,一時間青檀有種萬念俱灰的絕望。



  「嘶……好爽啊……哦……真緊……啊……太爽了……哈哈哈……」



????不同於青檀的傷心欲絕,林瑯天只覺得暢快無比。將青檀擄掠來之時,林瑯

天意外發現了青檀的陰煞體質,這類體質的女子不但在床上是男人絕佳的恩物,

對於他的修煉更有著極佳的輔助,更何況她還是仇敵的妹妹,實在是意外的驚喜。

肉莖艱難的抽送著緊窄的處女嫩穴,享受著青檀下身的緊縮和纏繞,雖然小穴之

中略顯乾澀,但是卻更增幾分淩辱的快感,林瑯天此刻只覺得全身都要飄起來了

一般,彷彿瞬間突破了一個境界一般,不由暢快的大笑起來。



  「好痛……啊……不要……走開啊……啊……」



????隨著林瑯天的抽送,下身一陣劇痛傳來,青檀失聲慘叫著,被拘束住的赤裸

嬌軀無力的扭動掙紮著,試圖掙脫出來。正幹得爽快的林瑯天哪里肯讓她如願,

雙手牢牢抓著少女雪膩的大腿,肉莖在緊緻的蜜穴中用力挺動著,每一次都連根

拔出,然後深深插入最深處,頂的青檀的身子一陣陣的晃動著,一邊兒抽送,一

邊兒還在香軟的雪白酥胸上胡亂的啃著,在雪嫩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個口水印,然

後將嫣紅的乳首含進嘴裡,舌尖挑逗舔舐著,開始吸吮起來,讓得青檀光滑的脊

背上泛起了一片細密的疙瘩。



  「桀桀,哭什麼,女人再怎麼漂亮,最後還不是要讓男人幹的。一會兒,你

會就知道什麼叫做真正撫摸著的快樂了! 」



????林瑯天一手托著青檀柔軟的翹臀,另一隻手在少女的赤裸嬌軀之上撫摸著,

劃過嬌挺的酥乳,一股股微弱的淫魔氣從被林瑯天的手掌經過之處侵入了青檀

身各個敏感部位,漸漸喚醒青檀沈睡的春情。



  最初的疼痛開始過去,青檀能夠感覺到,隨著那隻讓她厭惡的手在她的身體

上的遊走,一種奇怪的感覺漸漸出現。飽受蹂躪的酥胸似乎變得有些發漲,男人

那醜陋的肉莖侵犯著的下身疼痛不知身到什麼時候已經淡化了很多,反而一陣陣

酸麻酥癢的奇異感覺開始出現,被肉莖侵占的滿脹感覺讓青檀的呼吸略微急促起

來。



  「這種感覺,好奇怪,啊,好癢啊。這麼噁心的事情,我居然覺得舒服,這

怎麼可以呢,呃……」



????小穴裡已經開始變得有些濕潤了。身體的變化讓青檀有些無措,自己竟然有

些享受這種感覺,這讓青檀心中極為的不安,恍惚間,赤裸嬌軀竟然隱隱在迎合

著林瑯天的抽送,修直的美腿開始夾緊了林瑯天健碩的脊背。



  「嘿嘿嘿,似乎開始有感覺了麼,這麼快就開始享受了啊,陰煞之體的女人

果然都是欠幹的浪貨呢! 」



????感覺到了青檀身體的變化,那剛剛被開發,原本就緊窄異常的處女花穴此刻

更是緊的要將他的肉莖夾斷一般,柔軟的媚肉一陣陣的收縮蠕動著,像是有著另

一張小嘴在吮吸著他的肉莖一樣,爽的林瑯天桀桀怪笑著,用力揉搓著那隨著他

的衝刺不斷晃動的飽滿酥胸,腰跨用力,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一下下撞擊著青

檀的恥部。



  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從被激烈摩擦著的媚肉和被愛撫的酥胸處擴散,青檀因為

開苞而痛的煞白的俏臉漸漸變得潤澤暈紅,明亮的眼眸中也蒙上了一層迷離,雖

然強自忍耐,但聲聲低弱卻誘人無比的嬌喘呻吟還是從緊咬著的銀牙中悄悄漏了

出來。纖細的小腰,挺翹的美臀誘人的輕輕扭動著,迎合著林瑯天的抽送,下身

的黑色森林之處已經有透明的汁水淌出,潤滑著嬌嫩的小穴,使林瑯天抽送的更

加順暢。



  「很爽是麼,嗯?舒服的話,就叫出來啊,嘿嘿,不要害羞啊!」



????林瑯天一臉戲謔的調笑著青檀,看著青檀漸漸變得柔軟的目光,那嗔怒中卻

又夾雜著些許羞怯的動人情態,心中暗道這《淫魔鑑》果然不凡,只是不知那真

正的淫魔一族卻又有著何等的能耐,是否比他這以人類之身修成的淫魔還要更勝

一籌?



  「住口……哦……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舒服……嗯……」



????青檀俏臉通紅,咬著牙嬌喝道。胸部和下身的快感是如此的強烈,她能夠感

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下面已經很濕潤了,那洶湧而來的酥麻快感讓她生怕稍一

放鬆,快樂的呻吟就再也忍不住了。



  「嘿嘿嘿,還在嘴硬麼?你的身體可不像你說的那麼堅決呢!」



????林瑯天在青檀的下面摸了一把,然後用那沾滿了快樂的汁水的手掌托著青檀

的下巴,狠狠的在粉潤的櫻唇上親了一口,淫笑著將滿手的汁水抹在了了少女隨

著撞擊而跳動著的酥胸上,愛不釋手的揉搓著那兩團酥軟滑膩,彈力十足的軟肉,

掐著那兩點突起的嫣紅。



  「下面都已經這麼多的水兒了,我幹的你這麼爽麼?」



????「……」



????青檀不再說話了,死死閉著小嘴,秀挺的瓊鼻中氣息粗重。林瑯天粗大的肉

莖重重的衝擊著嬌嫩的小穴,摩擦著敏感的媚肉,火熱的手掌揉搓著滑膩挺拔的

酥胸,彷彿有著魔力一般帶來陣陣異樣的快感。嫩穴已經完全被淫水浸濕了,酥

麻酸癢的感覺如同電流般從小穴和胸部迅速擴散到全身,身體已經漸漸變得有些

奇怪了,青檀雙眼迷離,綢緞般白皙光潔的嬌軀在拘束的鎖鏈中軟軟靠著,如果

不是那幾條鎖鏈的支撐和林瑯天的摟抱,她早已經控制不住的癱軟下去了。



  正在激烈挺動的林瑯天突然停了下來,已經開始有些享受了的青檀睜開眼睛

一臉迷惘,眼神中有著一絲連她都沒有察覺到的渴望,媚眼如絲的盯著一臉奸笑

的林瑯天,小嘴張了張,想說什麼,卻又忍了下來。



  沒有讓青檀久等,林瑯天只是走到了青檀的身後,扶著少女翹挺的嬌臀,將

肉莖猛的插了進去抽送起來,胯部用力撞擊著圓潤的臀瓣,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嗯……嗯……啊……」



????從後面被進入,肉莖好像比剛才插得更加深了,那火熱滿脹的巨物深深進入

身體裡,摩擦的快感似乎變得更加強烈了,青檀終於忍耐不住,開始小聲的呻吟

起來。少女好聽的喘息嬌吟彷彿烈性的春藥一般,刺激的林瑯天呼吸一促,然後

更加猛烈的挺動起來,同時伸出手來握著那歡快跳動著的豐挺酥胸,粗魯的揉搓

著那兩團柔軟滑膩的雪白。



  「嗯……嗯……唔……唔……」



????青檀嬌柔的細細嬌喘著,突然一陣香風過,眼前一具雪膩完美的嬌軀出現。

林可兒白皙幼滑的赤裸嬌軀閃著象牙般的潔白,站在青檀身前,玉手搭著少女的

香肩,一臉疼惜的凝視著那張俏美的嬌靨,潤澤的紅唇輕輕湊了上去,溫柔的吻

住了青檀的唇,也堵住了她清甜的呻吟聲,粉嫩的香舌挑開潔白的貝齒,尋到了

青檀的小舌頭,熱情如火的纏了上去,濕吻起來。



  兩名各具風情的絕色少女唇舌交纏,飽滿的酥胸摩擦著彼此的豐滿,那唯美

卻又淫靡無比的一幕全數落入了林瑯天的眼中,不禁慾火大熾,用力在少女的嬌

乳上掐了一記,在那嬌甜的呼痛聲中,腰跨又重又狠的直直撞擊在青檀的翹臀上,

把兩瓣雪白的臀撞得通紅一片。



  「對不起,青檀,是可兒害了你,可兒對不起你……」林可兒湛藍的眸子氤

氳著水光,異常溫柔的道。



  「嗯……嗯……沒關係的……嗯……可兒姐姐……哦……青檀……青檀……

不怪你……真的……啊……」



????承受著身後男人的猛烈衝擊,青檀喘息著,斷斷續續的說道,同樣明亮的剪

水雙眸凝視著林可兒,眼中彷彿有著春水在蕩漾,努力的笑著。



  「青檀……可兒知道沒有什麼能夠補償你,可兒只能讓你更加舒服一點,能

夠更加的享受一點。 」



????林可兒溫柔的愛撫著青檀嬌嫩的酥胸,纖柔的腰肢,被肉莖貫穿的花穴,冰

滑的纖手帶著溫潤的觸感,靈巧的滑動著,帶給青檀一陣陣觸電般的快感,讓青

檀的嬌軀彷彿過了電一般顫動著,粉唇再度湊上來親吻著青檀櫻紅的小嘴。



  「青檀,以後不管什麼,可兒都會陪著你,幫你一起分擔的。」林可兒彷彿

夢囈一般喃喃道,妖異的藍眸緩緩閉上,眼角有著晶瑩的淚水滑落。



  「可兒姐姐……哦……」青檀也是情動不已,剛才累積起來的快感彷彿找到

了突破口,強烈的爆發出來,青檀已經到達極限了。



  在林瑯天粗重的喘息中,少女愉悅的尖叫著,動人的嬌軀繃得緊緊的,溫熱

的液體從幽深的花心噴發而出,青檀達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暢美的高潮頂端,快

樂的洩了出來。



  林瑯天感覺到少女緊窄的小穴死死咬著他的肉莖,強烈的吸吮感覺讓他奇爽

無比,還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能量從兩人的交合處向他用來,不由心神一凜,

將功法運轉到極致,煉化著那來自陰煞之體的純淨能量,體內的魔種吞吐著洶湧

澎湃的淫魔氣,變得更加凝練神異,也推動著林瑯天的修為漸漸水漲船高,迅速

穩固造化境小成的境界,並且向著造化境大成邁進。同時,在林瑯天體內某處,

一道略有些虛幻的暗金色元神光芒閃爍,在這股充沛的能量滋潤下,也漸漸變得

凝實起來。



  因為極致的快樂而戰栗的嬌軀漸漸回複柔軟,青檀軟軟的靠在了林可兒的懷

中,像是沒有了一絲的力氣。林瑯天拍了拍青檀的屁股,淫笑著再度開始了抽送,

肉莖撐開少女緊窄的嫩肉,發出聲聲淫靡的「噗嗤」「噗嗤」聲,帶出的愛液順

著身子潺潺流到了地面之上。



  不遠處,慕芊芊弓著身子趴臥在床上,玉手在已經濕淋淋的小穴裡抽摳挖著,

纖長的手指插進蜜道裡不斷抽送著。剛才就沒有被完全的撫慰,又看了這麼一場

火熱的春戲,早已經春情蕩漾的慕芊芊哪裡還忍得住,居然當著三人的面開始自

瀆起來,水汪汪的眸子裡滿是春意的渴望,嬌媚的呻吟聲從紅潤的小口中發出。



  「真是個騷貨,才一會兒沒有乾你,居然就自摸起來了,大魔門年青一代的

第一人就是這麼一個淫亂的女人麼? 」



????林瑯天淫笑著,一臉的不屑,口中下流的話語惡毒的羞辱著慕芊芊,一邊揮

了揮手,懶散道:「過來吧!」



????慕芊芊頓時從床上爬了下來,邁著虛浮的步子走到了林瑯天和青檀的邊上,

跪坐在地上,一臉渴望的看著兩人正激烈碰撞著的地方,男女體液混合的氣味

讓她無比的渴望。



  「好好的吃,一會兒就滿足你。」



????拍了拍慕芊芊紅潤的小臉,林瑯天淫笑著道。慕芊芊頓時雙眼發亮的湊上來,

從下面伸出粉嫩的香舌,一下下舔舐著林瑯天和青檀的交合之處。



  「嘶,爽,芊芊,你的口活真不是一般的好,哦,好爽!」林瑯天吸著冷氣

道。



  「嗯,主人,什麼時候能好啊,芊芊,芊芊好想要啊!」慕芊芊一臉的幽怨,

一邊兒用飽滿堅挺的酥胸摩擦著林瑯天的大腿,一邊兒撫摸著空虛的下身。



  「桀桀,一會兒就餵飽你,現在不要打擾我的興致!」林瑯天怪笑著,繼續

在青檀緊緻的甬道中抽送著,開發著少女尚還稍顯青澀的嬌軀,將青檀送上了一

次次的高潮絕巔。



  不知疲倦的抽送漸漸到了盡頭。感覺到腰間隱隱的酸麻,林瑯天雙眼中精光

閃過,在激烈的衝撞間運轉功法,熟練的將魔種的能量分出一道,在快感抵達巔

峰之時,隨著灼熱的精液注入了青檀的體內,然後凝神靜氣,心神俱都集中到了

體內。



  幽深的黑光隱現,魔種之力隨著隨著精液進入青檀的體內,旬即在青檀的體

內流轉,漸漸隱沒。林瑯天心神漸松,開始準備吸納魔種反饋回來的奇異之力…





  一股雄渾浩然,卻又陰寒之極的能量湧入,彷彿無窮無盡的浩蕩長河一般貫

入林瑯天的體內。這股能量前所未有的渾厚強大,縱然林瑯天已經竭力運轉「淫

魔鑑」,卻依然極為吃力,且隨著他體內的能量逐漸滿溢,即將抵達此刻他能承

受的極限,那股能量卻依舊洶湧而來,絲毫不顯頹勢。林瑯天漸漸覺得有些不妙

了。



  「快收回魔種。這女人不是普通的陰煞體質,這,這竟然是煞魔之體,別說

你現在只是造化境的修為,就算突破到涅槃境也很難承受,快,快收回魔種,再

晚你就要爆體而亡了! 」



????穆師急喝道,聲音中有著罕有的驚怒,如同雷鳴一般在林瑯天的腦海中炸響,

林瑯天眼神一凝,臉色漲得通紅,體內的元力呼嘯湧動,強力牽引之下,即將與

青檀融合的魔種之力被艱難的牽引而回,重新匯入體內。



  長出一口氣,林瑯天血紅的臉色漸漸平復,稍一感應,不久之前方才突破而

略顯空虛的體內竟然已經元力澎湃,甚至抵達了再度破階的臨界點。方才雖然兇

險異常,但是得到的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只是這片刻功夫,就已經抵得上他半

年的苦修了。



  爆體的危機一過,懷中少女香軟的玉體立刻吸引了林瑯天的注意力。剛剛射

過的肉莖絲毫沒有疲軟,反而因為實力的精進而精神勃發,頂在青檀渾圓的美臀

上,還在緩慢的摩擦著。



  一陣舒爽之極的吸吮感從傳來,是慕芊芊乖巧的將猙獰的凶器含入口中緩慢

的吞吐著,絲毫不在意上面還有精液和其他女人的汁水殘留。



  揉著慕芊芊柔潤的烏髮,林瑯天瞇著眼睛一臉享受。一會兒後,卻將肉莖從

溫熱的小嘴中脫了出來,望著一臉委屈的慕芊芊,淫笑著道:「小騷貨,先和可

兒玩兒去,一會兒再來收拾你。 」無視慕芊芊俏臉上的渴望,林瑯天揉弄著青檀

翹挺的屁股,肉莖抵在少女還有白濁的液體緩緩流出的小穴口,就欲再度插入。



  異變驟起。



  厚達數尺的石板牆壁驟然爆碎,一道黑影一閃而入,修長的手掌上厚重的暗

黑元力繚繞,一掌向林瑯天按下。隨著那並不寬闊的手掌襲來,林瑯天心中劇跳,

那不起眼的一掌卻讓他感應到了死亡的氣息,抽身欲退,卻驚駭的發現周身的空

間都彷彿被凝固了一般,這是對天地能量的操控,是涅槃境強者心中滔天的怒火。



  關鍵時刻,蟄伏在林瑯天體內的穆師元神暗金光芒驟然大盛,強橫的元神之

力包裹著林瑯天的軀體,破開了周邊天地能量的擠壓束縛,帶著林瑯天以一個極

為詭異的弧線繞開了那神秘人的掌勢。



  注視著那神秘的黑影,林瑯天心中大駭。剛才他幾乎毫無還手之力,若非穆

師出手,他必死無疑。



  「閣下何方高人,為何無故對我弟子出手?」暗金光芒閃動,穆師嘶啞的聲

音從林瑯天體內傳出,詰問那出手的神秘之人。



  「你弟子?這賊子壞了我門下之人的清白身子,你還問我為何出手?你不是

我的對手,立刻從這小賊體內出來,讓我殺了這淫賊,今日之事就作罷。不然,

我連你也一起殺! 」



????那神秘人的聲音極為動聽,居然是個女子,只是此刻盛怒之下,嬌喝聲中卻

是森冷酷烈,殺機盈然。她來這東玄域遊歷,意外尋到了青檀這等良才美質,驚

喜之下正要將她引薦給門中掌教,卻不想一時疏忽之下,青檀竟然被人壞了清白

之身。早已將她看做門內弟子的黑衣女子不由怒火沖霄,直欲出手將林瑯天立斃

當場,然後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對於黑衣女子的威脅,穆師卻是毫不在意,冷哂道:「嘿,好大的口氣。本

座當年縱橫天下之時,還沒你這號人物。雖然本座現在實力不足全盛之時一成,

但也足以擋住你片刻。你莫非感應不出,這府內還有一名涅槃強者正在某處閉關

麼?屆時你我戰起來,驚動了那閉關之人,而你看來也並非這林氏宗族之人,嘿

嘿,不但你今日休想輕易脫身,這女子也難逃一死。想動手,你試試看? ! 」



????黑衣女子秀眸直欲噴火,銀牙都要咬碎了,玉手緊握,一身強橫的元力洶湧,

卻遲疑著,終究沒有出手。她的實力的確要強過穆師,但是卻也沒有把握能在短

時間內將他格殺。真要出手,一旦那隱藏的涅槃境強者也被驚動,與那神秘元神

聯手,她決計不是對手,要脫身離開勢必要付出慘重的代價,而青檀……



  充斥著殺機的冰寒目光在林瑯天的臉上掃過,神秘女子強壓下心中的殺意,

取出一件衣服將青檀的赤裸嬌軀包裹住,轉身便走。



  見那神秘女子終於離開,林瑯天緊繃的身體終於放鬆下來,背上已然一片冷

汗。涅槃境強者,果然遠非造化境可以比擬,縱然有穆師護持,這股威勢也讓他

抗衡的極為艱難。



  這裡的動靜理所當然的驚動了林氏宗府的高手。林瑯天以突破為由將來者應

付過去之後,便宣布再度閉關,在一眾人仰慕敬佩的目光中消失在新建好的閉關

室內。



  「炎城林家,林動,林青檀……」



????漆黑的密室中,林瑯天緊握著拳頭,眼中有著冷酷的光芒閃動。



  另一邊,青檀被神秘女子喚醒之後,便雙手抱著小腿,呆坐在床上,任憑那

女子百般安慰勸導,也是置之不理,只是眼中淚光閃動,精緻的俏臉上表情不斷

變化,仇恨,痛苦,悲傷,呆滯,看的神秘女子心中暗嘆。



  這般枯坐了小半天,青檀終於抬起頭,無神的眸子漸漸恢復了焦距。



  緊了緊身上那堪堪包裹著身體的衣衫,青檀沒有去看那神秘女子,只是輕聲

道:「我同意了,跟你回黑暗神殿。」



????神秘女子一呆,旋即驚喜道:「真的,你願意和我回去?離開家人,離開你

口中的林動大哥? 」



????「嗯!」青檀轉過頭去,凝視著漸漸暗下來的天色,幽幽道:「我想明白了,

我要強大的力量,我要親手殺了他!而且,我也想幫到林動大哥。 」



????最後那一句,卻是聲音極低,就連那神秘女子都沒有聽清,只是青檀臉上有

一抹極淡的溫柔之色劃過。



  「什麼時候動身離開?」「再等等吧,等到宗族大會結束。我想,在走之前,

再見一見林動大哥……」……



  宗族會武之上。



  林楓一臉猙獰,龍象拳影,再度掠下,這次,卻是直接對著青檀嬌軀狠狠轟

了過去。



  「林動哥,你還不現身?!」青檀望著那呼嘯而來的淩厲拳風,卻並沒有立

刻出手抵禦,反而是輕抬螓首,望著天空,嬌聲叱道。



  「林動?哼,他就算真在這裡,恐怕也沒膽子出現!」林楓冷笑一聲,道。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突然,一道如同滾雷般的大笑之聲,帶著驚天般

的元力波動以及霸氣,從那遠處鋪天蓋地的暴湧而來,眨眼間,便是在無數道目

光的注視下,出現在了這角斗場上空。



  「哈哈,放心,有我林動在,今日沒人傷得了你!」漫天元力呼嘯,而後一

道流光掠過,無數人便見到,一道年輕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那場地之

中。



  「林動!」